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7④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7④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4-10, 16:51


  才启未默默地将烟灰缸推给靳少君,同时点了点头,“孤立,我还真懂。就像我跟你说我上高中时候,觉得自己跟其他同学格格不入。但那个格格不入和你说的似乎还不一样,我们更多的是阶层之间的差距,可能更……怎么说呢,现实一些,或者成人化一些,毕竟那时虽说懵懵懂懂,却也不是孩子了。你的……大概问题是出在情感共鸣上吧?”
  “对。没错。就像我永远不理解一个电子游戏通关有什么可高兴的,也像别人不懂我为什么会看一部沉闷的电影甚至会因此而落泪。我从来不喜欢航天模型或者玩具手枪。别人有的,你们喜欢的,我全都不稀罕。我不是特意想活成跟别人不一样,毕竟,遵循规律反而会活得更快乐、更自然。”
  “我其实有一点特别好奇……”
  “那你问我呀。”
  “嗯……这……我觉得如果我问吧,可能会让你不舒服。”
  “我最讨厌你话说半截儿。”
  “不不不。这回是我冒昧了。”
  “你就直说吧。唉你这样不干不脆倒是很Gay。”
  “你怎么老顶我。”
  “你磨叽呀。明明想问,或者说明明想说,但你总沉吟着。我用这词儿对吧。”
  才启未看着身边的男人,这样面对面说话,他还真就招架不住他,比跟网上更……怎么说呢,还不是咄咄逼人,说犀利可能更合适。老一针溅血。
  “我是好奇……就我感觉从你说的里面吧……你好像不怎么喜欢男的……或者说瞧不上男人……可是吧……你却……嗯……”
  “你想问我为什么会成为同性恋对吧?或者说,我怎么会认为自己喜欢男人。”
  才启未拿过了水壶,接过靳少君手上的杯子,倒了些已变得温吞的茶水出来,又重新添上了热水。
  “你看你,老这么尖刻,怎么对自己也这么尖刻。”他站起身来拿过了床上折好的盖毯,递给了靳少君。他很冷,他感觉到了。
  靳少君伸手接了过来,他斜睨双眼,以狡黠的目光看着才启未:“你倒是温和憨厚呢,也没见你落着什么好儿。”
  “话虽是这么说……”
  “可能就是习惯了吧,习惯自己保护自己,自嘲自黑也算,你抢先了,别人也就作罢了。”
  “你像个小孩儿似的。”
  才启未看着靳少君弯腰脱下鞋子,那双脚和他那双手一样的优美,他手脚还都蛮大的。他看着他的下半身消失在盖毯下,蜷缩在沙发一角,明明属于他的那件衬衫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穿在他身上也并不合身,可怎么却那么好看?领口他没有系上,差了三四颗扣子的模样,他这样一依偎,衬衫就会往后扯,露出锁骨与少许肩。明明是衣衫不整,却还是禁欲系的模样。他长得英气,嘴角微微上扬就透露出邪魅,所谓眼神永远正对着你,又好像眼里没有你,大概就是这种感觉了。才启未真纳了闷儿了,月落乌啼美得不食人间烟火,这是什么渣男能放着这样不忍触及的美转身去花丛里游荡。是瞎吗?
  “你还不如直说我怎么活得这么自我又自卑。”
  “我没那个意思,就是觉得你挺孩子气。其实这挺让人羡慕的。”
  “我任性吧。”
  “任性也得有资本啊。”
  “那什么才叫资本?是21岁就有自己的个展,还是23岁就登上杂志封面?还是一毕业就能进入最顶尖的公司出任设计总监,亦或是别人还在苦苦写论文我已经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其实看上去越光鲜亮丽的生活,背后越是千疮百孔。”
  “我觉得,怎么说呢。”才启未想了想,“所有事物都是两面性的。也像我们常说的,有得必有失。至少你活成了你自己想要的样子。我和你大概刚好相反,所以我们反而处得来。面对人事物,我首先会考虑的是别人的看法,至于我自己是怎么想的,并不重要。我曾经想当一名职业球员,但我不能,那时我家庭压力重,重到以我当时的眼界,我明白我不能吃一碗青春饭。我也想过成为一位西餐主厨,但我妈觉得好像不太有出息。我毕业并没有太好的工作,一边读研一边上班,跳了几次槽,过得不好不坏。三十几岁还受老同学照顾,去年才开始创业。啧。至少我不是太有任性的资本。”
  “求稳呀。”靳少君伸了伸腿,但沙发并不宽敞,他的脚碰到了才启未的腿。也不知道到底哪来的默契,在那一刻,他抬了抬腿,而他就势就把脚塞进了他腿下。热烘烘的,在这寒冷的天气里十分难得。其实房间里还算暖和,毕竟中央空调它不是摆设,只是他就是十分不喜欢阴冷潮湿的天气,他会手脚发凉。在英国读书那些年,想起来总是那份冷意在最浅表的印象里。
  “嗯,求稳。因为要求自己不能有一丝闪失。”
  “然后就闪失大发了。”靳少君呵呵笑,“直奔四十不惑,人生倒开始脱轨了。跟渣男纠缠不清,还跟小鲜肉难解难分。”
  才启未脸红到脖子根儿,也算靳少君放他一马,话锋一转:“当然我也没什么可奚落你的,我还不如你呢。跟个渣男纠结掉了全部的青春年华。回头是岸四个字儿好像就没在我的字典里。不用‘失心疯’都没法解释。你刚才问我为什么会成为同性恋,其实答案特别简单,那就是我也不知道。”
  他笑得十分调皮,才启未看着他,是被他的笑意感染也好,是他说得就十分可笑也罢,竟也跟着笑了出来。
  “那我反问你,你为什么会是。你比我更奇怪好嘛。你看看你嘛,真的,我刚刚第一眼看见你,觉得你就是我小时候心目当中,别人家爸爸的标准模样。”
  “哈?”
  “身体强壮,一脸敦厚,头脑聪明,会讲道理,永远事事优先考虑亲人。这难道还不是隔壁家爸爸的模样嘛。”
  “我有那么老嘛。”
  “喂,讲真,你这个年纪,孩子都该小学毕业了好嘛。在幼小的我心里,爸爸不就是这样儿嘛。”
  “这我倒是没法反驳。”
  “可是我没有爸爸。”
  “你见过他吗?”
  “活的没见过。不是说他死了,是只从照片上见过,还是扯了一个大口子的相片,他跟我妈站在一起,怀里抱着我。我估计要不是我被他抱着,头略略高于他的头,我妈就把他扯掉了。那是我对他全部的印象。就是个平面。我本来……我在伯明翰留学的时候担保人就是他。他早就拿到了英国国籍,有他担保手续办的特别顺畅。其实我妈从来没拦着我说不许见他,但我在英国待了那么多年,一次都没去见他。”
  “他也没联系过你吗?”
  “从来没有。也没必要联系吧。他和后来的老婆一起生了仨孩子。他又不缺孩子。”
  “但他总归是在乎你的,否则干嘛还要办那么麻烦的手续给你做担保。”
  “这才不麻烦吧?无非是手续,总好过我去认爹。”
  “我发现你吧……总喜欢把事情往最坏里想。”
  “有备无患嘛。都糟糕到这样了,还能怎么着。我思维逻辑确实是这样的。说回正题。为什么会喜欢男人我不知道,但其实我从小就喜欢吸引男孩子注意呀,就像每次被欺负,我其实内心有点儿小窃喜,就像每次被孤立,你越是被孤立就越能体味到他们的目光跟着你。你像一根刺,扎在别人心里,他们知道到你跟别人不一样,又拿你毫无办法,其实我在折磨他们呀。就在这种折磨与被折磨中,我找到了快感。”
  才启未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男人,那一脸的目瞪口呆叫靳少君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你怎么看我跟看恐怖片儿似的。”
  “我……”
  “觉得我挺变态的是吧?”
  “也不是……就是我得消化消化你这个逻辑……”
  “对别人来说很难,对你来说不难吧。就像你一开始谴责你的渣男包二奶,你一边唾弃他的道德底线,一边跟他纠缠不清,还莫名其妙就跟这位二奶不清不楚了,甚至最后发展到三个人躺在一张床上。就像你跟你初恋,他近一点你就远一点,追与逃的小游戏你玩得不亦乐乎。这其实也是折磨与被折磨吧。就这一点来讲,你跟我是同类。既是包子也是狗。”
  才启未今生头一次尝到被人怼疯了的感觉,他还怼得你心服口服。
  “逻辑,其实根本解释不清这世间事。否则也不会有哲学了。悬而未解的东西总容易被送往哲学范畴。你承认吗?”
  “……”
  才启未久久地说不出话来。你若问他为什么会喜欢男人,他其实也不知道;你若问他为什么会跟文盛、跟戴凡保持这种关系,他也拿不出什么答案来。或者说,那个答案听上去也特别不像回事儿,特别没逻辑。所以对面男人的话真没毛病。
  这时,传来了有节奏的敲门声。才启未站起身来,靳少君的脚马上感觉到了凉意。他悄悄收回那只脚,缩回盖毯下。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