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6⑦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6⑦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3-23, 14:12


  你说装听不见吧,也不可能;置之不理吧,他准不依不饶;骂他吧,又十分尴尬。才启未也是崩溃。更尤其,他嘴上这么问,手上也不饶他,那进攻之态势弄得他呼吸都乱了节奏。
  “问你话呢。”舌尖舔着耳垂上细细的绒毛,文盛乐此不疲地玩味着怀里的这副身体。
  才启未用手肘顶着身后紧贴他的胸膛,显示出他极大的不快。
  “你是害臊啊,还是不想跟我说啊。”文盛并未知难而退,而是选择步步紧逼。他就是想知道!
  “你怎么那么烦呀!”才启未的语气里也透出了恼怒之意。
  “我就烦了,我就想知道,怎么了!”
  你急?我他妈还急呢!你不爽?我不爽大发了!对着吼呀!老子怕你不成!
  文盛也是动了力气,他一手箍着他的腰一手掰着他的屁股,硬把他翻了过去。不给他反抗的余地,他压着他的腰控制住他的核心力量,牙齿啃咬他的腰臀那是一点儿不惜着力气,与此同时,粗硬的阳具被他大力地撸动,那身子抖得,根本无法为才启未所控制。
  才启未叫了出来,而后就是骂:“你怎么那么混蛋啊!怎么那么难哄啊!越让着你你越来劲!”
  “老子他妈就这样儿!你没让他操过,你还能没让他摸过呀!我他妈不爽!”
  与其说文盛让施沐晨挤兑的不善,不如说自己憋屈得要疯。他真是十分憎恶年少时怂逼一样的自己,早知现在何必当初?根本就是所托非人!喜欢却不敢拥有,竟还轻信别人会比你更好更合适。你是不是傻?
  两手反剪被浴袍的带子束住,才启未被文盛气劈了。他当他是什么啊!他光明磊落地活了三十多年,还不是他一头闯进来,拖着他往黑洞里去?现在可倒好,他倒端起架子来拷问他的忠诚了?我让你喜欢了?我求着你喜欢了?真真气死他了。
  “你给我放开!”
  文盛听得出来才启未真急了。他真急了,他就怂了。不怂也不可能。确实是他不占理。他就是火儿了,火儿了就不过脑子了,不过脑子该说不该说的全说了……尤其,确实才启未一直让着他呢。
  “你他妈把我放开!”
  他傻他放开他,放开他自己准要挨揍。
  才启未虽然气势夺人,可身体上显然处于劣势,他跪在那儿,俩胳膊被捆着,人被文盛压着。还不如不拱起来呢,趴着也比现在强。反正都是使不上劲,至少姿态要好些。
  “……你当我没问行吗?”
  文盛也是骑虎难下。没那点儿冲劲儿顶着,他哪敢跟才启未牛逼……
  “不行!”
  “我把你解开,你不能动手打人。”
  “你想得美!”
  文盛也是崩溃,他也实在不明白怎么每次俩人一见面儿准要干一架。明明想得不行,明明抱着亲都不够,可最终总会演变成为一场战争。基本上回回如此。至于究竟是谁发动了战争,应该说是半斤八两。或者……嗯……可能……也许……他挑起来的几率略大于才启未……他的这个喜欢吧,就算比施沐晨真诚,也没什么可夸耀。极其具有毁灭性。他热,才启未冷,冷热交锋,大爆炸。逃不出的定律。
  但这个“冷”,也不十分客观。他不找他,他确实不会吭一声;可他来找他,无论他怎么胡作非为,他也都是包容。在情感上,才启未是个极其不外露的人。他总是把喜怒哀乐深埋在心里,似乎露出分毫就展示给了别人软肋。一个十分传统的男人性格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才启未的手重获自由的那一刻,控制不住地想结结实实揍文盛一拳。但他没有。因为他知道他一旦动手,文盛躲都不会躲半下儿。他明知道自己得挨揍,还是认了。这人欠,最主要是欠在那张嘴上。他从来都知道。所以他跟他急,就显得特别没有意义。你不如拿针把他嘴缝上来的实际,否则他永远这个操行。口不择言。口不对心。就这么个混蛋玩意儿,他却老是恨不起来。要能,他俩八百年前就能掰了。
  “要动手儿赶紧的,我他妈提心吊胆等着可受不了。”
  上一秒文盛还一副视死如归,下一秒才启未的手挥过来他下意识地就闭上了眼缩起了肩。就是这么怂。怂得你都拿他没辙。
  脖颈被宽大的手掌摁住,文盛睁眼看向才启未,他离他十分之近,可谓是脑门贴着脑门。
  “我下次再听见你拿施沐晨怼我,我就把你脑袋揪下来。我告诉你文盛,我人生最后悔就是没早点儿把你脑袋拧下来,这绝对是个败笔。”
  “你威胁我。”文盛壮起鼠胆,硬挤出气势,以彰显自己的毫无畏惧。
  “对。”
  才启未回答他铿锵有力,文盛反而不知道怎么接了。他呆若木鸡的工夫儿,眼见着那双大长腿迈下了床,紧跟着就要扬长而去那劲头。文盛一出手就拉住了他胳膊,才启未回头一瞧,当真是一脸凄凄哀哀的狼狈相。
  “你干嘛去啊。”
  “洗澡。”
  文盛硬把才启未拖了回来。他动手动脚,才启未就扒拉他,并送他仨字儿:没心情。
  这档子事儿跟心情也没多大关系。文盛身体力行地给才启未证明。
  证明得也还不错,他好歹是给他鼓捣起来了。
  才启未的手遮着脸,无奈地说:“我迟早有天被你折腾废了。”
  “你怎么这么难伺候啊!”文盛表示抗议,他这手口并用的讨好他,怎么还遭挤兑。
  他很想给他一句——我用你伺候啦!但硬是给咽回了肚里。还嫌不够尴尬吗?还嫌气氛不够冷淡?还嫌闹得不够难看?天知道见不到他的日子里他多想他这样去点燃他,也只有天知道一见他他就怎般按捺不住想掐死他。
  股缝间濡湿的感觉令才启未不大舒服,这个不大舒服还有点儿微妙。文盛发觉他下意识地收紧臀瓣不是一两回了,那种收缩就像夹着什么似的。显而易见,他下面儿这张嘴有点儿饥饿。
  腰猛地被提起来才启未下意识地用肘撑住了失重的上半身,他也不由得将视线扫射过去,参观这下流的一幕。然而后穴的感知是先于视线的。也因此他大张着脚的***姿态都来得没有肛口被吮吸有冲击力。
  他害臊吗?当然。却完全无法抗拒。他也实在受不了他这般的进攻,那种痒是抓在他心上的。
  “你别……”
  与他嘴上的拒绝背道而驰的是他一张一翕的穴口,它贪婪地纠缠着文盛的唇舌,渴望得像要将之吞噬。
  然而长时间的举着这么一个结实男人的腰胯总归是累人的,文盛索性放下被他提着的男人,让他跪着,自己钻到了他的胯下。
  这就让才启未十分尴尬了,因为他的脸刚好对着他那话儿,它还是一个强势勃起的姿态。你能说他什么呢,真就是台性爱机器,他之前明明射过一次了,怎么还能这么趾高气昂……
  想当做看不见吧,也不太合适;真让他去舔吧,他又别扭。
  思想斗争是可以存在的,但欲望的洪流却是难以抗衡的。才启未让文盛弄得神魂颠倒,文盛强力有的手腕摁着他把他压下去他也就顺其自然了。也不可能不顺其自然,并没有其他选择。
  熟能生巧对才启未来说并不适用,他还是那么笨,常常会用牙齿剐蹭到他的宝贝,你别说跟靳少君比了,他技术差的就不配,是个人也比他强,可你架不住文盛喜欢。就光是他伏在他身上吮吸他的家伙事儿这一行为就足以令文盛兴奋到不能自拔了。也是贱。他兴奋他自然就会给他回馈,那玩意儿在他口中顶撞得就愈发肆意妄为。
  也真不是吹牛。他这家伙着实不小。才启未被他顶得不善,后穴又被他的手指唇舌连番进攻得猛烈,叫也叫不出,津液就顺着嘴角往下淌,弄得文盛的会阴湿哒哒的,草丛都贴到了皮肤上,子孙袋也由于阴茎的兴奋处于收缩状态。才启未的视线落在他分开的大腿中间儿意外也并不意外。他想起来他曾如何上过他势必也是连锁反应。那滋味其实不赖。虽然结局特别灰头土脸。
  敞开的两腿间滑入一只手文盛还是十分警觉的,他并腿速度之快反倒吓了才启未一跳。
  “你想也别想。”
  威胁的话语紧跟而至。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