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6④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6④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3-17, 12:50


  见不同的人,应酬、寒暄,交流新的可能合作的意向,忙碌倒成了缓解尴尬的最佳良药。才启未虽然跟施沐晨在一起,但完全不需要面对两人之间的私事,气氛至少看上去很和谐。但那也只是看上去,私心里两人的所思所想可就不像看起来这么专业且心无旁骛了。
  施沐晨终于想起来曾经在哪儿见过才启未那小男友的脸了。是宁一鸣的婚前派对。他跟文盛在一起。两人互怼之后,文盛丢下他走了,还是他把他给送回去的。对,他是文盛的小情儿。可就算记起来,也丝毫没什么意义。因为他根本想不出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瞧刚才那情形,你要说才启未跟文盛没事儿鬼都不信。他俩有事儿也实在难以置信。以前上学时候,他们仨形影不离,他跟才启未谈恋爱就在文盛眼皮子底下,你要说文盛不喜欢才启未吧,他其实对才启未特别好;你要说他喜欢才启未吧,以他那霸王性格为什么不跟他挣?他等了二十年再出手他图什么啊?而且,才启未为什么要跟他说文盛的小情儿是他对象?
  这脑子,简直乱成了一锅粥。
  才启未也没比施沐晨好到哪里去。你要说他的心是一片草原,那现在就是万匹草泥马在上面奔腾。他跟文盛等于让施沐晨抓了个现行。脸掉地上的声音脆响脆响的。一个要脸的人,脸被摔得粉粉碎,朋友们,还有比这更让人惊慌的吗?讲真,上次施沐晨偶遇戴凡,他真的是措手不及,当着戴凡的面儿他又不能否认那肯定伤他的心,所以他硬着头皮认下了。他也应该认下,因为那也是事实,他跟戴凡就是那种关系。那现在施沐晨又看见他跟文盛在一起,这算怎么档子事儿呢。他倒是想否认呢,谁信呢。且如果他否认,文盛会气炸了吧。他不怕打文盛脸,但他不能当着外人打他脸呀。可是不打他脸,他就真捡不起自己的脸了。不要脸的事儿他确实干了,然而他绝没勇气昭告天下。
  才启未十分害怕,怕施沐晨来质问。良心再严酷,它是长在自己心里的;脸面再重要,它是摊在别人面前的。
  “咱们去抽支烟?”
  “啊,嗯,哦……”
  该来的,总归会来。
  春日暖阳剥开云层灿烂地照耀着这座城市,天空的那种蓝,让才启未想起了小时候在这里念高中,天就是这种蓝色,蓝得澄澈、蓝得令人觉得每天都充满希望。那曾是他最怀念的时光,那时光里有他的初恋,有他的挚友,有他的天真烂漫,有他的喜怒哀乐。现如今,已经十分难得一见了,像这样晴朗的一个下午。他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了一张流转的云与蓝蓝的天,发给了月落乌啼。他写道,今天好像昨天。
  “你跟文盛……是怎么回事儿?”
  施沐晨静静地抽了半支烟,终于将压在心底的话问出了口。其实他知道他不该问的,因为问不问答案其实他都已知道。才启未说与不说又有什么意义呢?逼他说出来他又能如何?时光是向前的,他与才启未早已是过去式了,他惦记他、关心他,但他再不是那个站在他身旁的少年郎。可能就是因为文盛吧。对象是文盛,他就没法接受。
  才启未缓缓吐出一口烟,看向了施沐晨,“就是你看到的那样。”
  他还真认了。
  施沐晨久久地默了。
  
  文盛是以视线的余光捕捉到施沐晨的。他正在方便。而走过来站到他旁边的,好巧不巧就是他。难得的,他没说话。他没说话,施沐晨也没说话,各自解自己的手。
  洗手时俩人也是一先一后,相较于会场的嘈杂,这间角落里的卫生间安静的出奇。可能是地理位置不好,并没人前来分享。
  稀稀落落的阳光透过洗手台旁的玻璃窗洒进来,光亮是有的,却毫无温度。
  后发先至说的就是他俩,文盛洁癖,洗手就格外细致,所以是施沐晨先扯了纸巾擦手,擦完揉成团丢进垃圾桶,他还能再抽出两张递给文盛。
  对于出现在面前的纸巾,文盛说惊讶也不惊讶,他自然的接过来,没有半个谢字。打小也都是这样的,他磨蹭施沐晨利索,每每***育课大家去洗脸,他不下百次这样接过来他递的毛巾。他们根本无需说那个谢字。
  把用过的纸巾丢进垃圾桶,文盛看着施沐晨说:“来干架啊。”
  “我也得犯得上。”
  “也对。我今儿可没招你媳妇儿。”
  “看来你想打一架的决心挺强的。”
  “我行我能我可以。今儿你又没带着金刚。上次没他咱俩打了一平手,要不再角逐角逐?”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施沐晨把烟盒扔给了文盛。
  文盛抬头看了看烟感器,吹了声口哨,“现在的小孩儿还跟厕所抽烟么。都不用老师逮了,都先进化设备了。”
  “它也得真响啊。我反正没见过。”
  “那你得看几个人。以咱们的集团规模,不响就是遇上了奸商。”
  稍许的沉默后,文盛沉了一口气说道:“重要吗?”
  “我只是问问,你不想说就不说。反正他现在跟你在一起了。”
  “你还说的挺云淡风轻。你知道你最操蛋的一点是什么吗?”
  “我并不知道。”
  “就是他妈虚情假意。”
  “你指正我,你也给我点儿信服力。”
  “还用我说啊?咱俩就不用来这一套了吧?”
  “我愚钝,你提点提点。你不是有理嘛,还怕讲理啊?”
  “我是不招人喜欢,用土豹子的话说,乖戾、暴虐、喜怒无常、寡廉鲜耻,他词儿太多,我就简单列举几个。可,是你要跟我当朋友的吧。然后呢。金刚来啦,你马上就舍我则他了。这我没说错吧。才启未是你追的吧。他什么操行你知道吧。现在呢,你太太是谁啊。小飞他们是咱俩聚起来的吧,你跟我掰了,跟他们也不联系了吧。要不是为着跟我较劲,你能炒冷饭再跟他们走动?我说你虚情假意,我哪个字儿说错了?”
  “你要是这么说,我也把话说清楚。我为什么跟你掰的?这跟彭勃有什么关系。咱俩从幼稚园到大三,你哪一天见不着我了。彭勃出国我跟他走啦?我跟哪个傻逼一起直升的大学?我他妈是考不出去是怎么地我非得直升?因为你他妈根本就不把书打开,你他妈懒得看书。要不是才启未给你辅导,你高中就得被劝退。你跟念书就有仇儿!其二,才启未是我追的,我就是喜欢他,他就是不让人痛快,他就是爱跟自己较劲,他十分酷爱关起门来自己跟自己打架,我追了他无数次,屡战屡败,我就是给不了他安全感,你可以说我一败涂地,但你不能冤我没有真心,我怎么对他的,你文盛看得最清楚!再说到小飞一鸣他们,他们跟你走了,不是我抢回他们,是你让他们跟你背道而驰的,你敢说我哪一句说得是假话吗?我回去找他们我承认是想探听你,但他们已经都跟你疏远了。原因是什么?跟我别无二致吧?你就不靠谱儿!你他妈根本长不大,你仍旧四处惹祸,你还是他妈全无半点担当,你根本让人看不见半点真心,半点悔意!你走到今天,你怪不着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是你自己一意孤行。你送我四个字——虚情假意。我也只能回敬你四个字——众叛亲离。”
  “粉饰太平是你施沐晨一贯得心应手的,假装绅士是你施沐晨的出厂设定。我特么是一混蛋我承认,但你也别以好人自居。要说谁最能装孙子,非你莫属呀。才启未是你追的,你明知我喜欢他,你还是追了。”
  “我不知道!”
  “你他妈那是假装不知道!而且你追了,我就退了。因为我曾天真的以为,你就是比我好,你是比我好太多的人,他跟你在一起开心,我就觉得开心。我他妈遭了诅咒活该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可是你的喜欢真不怎么地。他被人欺负时候,你在哪儿啊?他生病受伤你在哪儿啊?他们家出了那么大事儿,你帮他什么了?你忙,你都忙着义薄云天呢,忙着当你的好人呢。你这人还无情在,他那么黯然落拓的离开北京,你连送都没送他一下。你忙着给你爸妈当乖儿子呢,你忙着你们的家庭旅行呢,你忙着去探望你姐探望彭勃呢。你的喜欢,算他妈什么呀。我这人再怎么混蛋,我也不会把人喜欢成这样儿。”
  “你还真好意思说。我十分佩服你的逻辑。是喜欢一个人非得像你这么婆妈吗?”
  “哎呦,施沐晨,你这是狗急跳墙了吧?我婆妈?好。咱把这事儿摁下不提。你是怎么对秦浪那小婊子的呀。”
  “你嘴巴干净点儿。”
  “看吧。事实胜于雄辩。你多护着他呀。我告诉你施沐晨,如果不是你这么见人下菜碟,我他妈根本不会弄秦浪。我压根儿看不上他。我最不缺愿意贴着我的人。谁婆妈啊,你婆妈,你跟才启未掰了,你还假装自己是个多么好的前任,花钱给他开公司,扭脸儿呢,您是24小时把秦浪带在身边,您全公司都知道他是您绯闻男友,教他这个,带他那个,嘿你居然还能让他去才启未那儿跟他手底下打下手儿。我说你想过土豹子丫心里的感受嘛。你他妈是他人生真爱!他真是瞎了眼死心塌地跟心里供着你!你呢,可倒真好,一扭脸儿迎娶了小婊子,跟人海誓山盟去了,海誓山盟还则罢了,那真是不遗余力拿野鸡蛋孵金凤凰啊,洗白砸了多少钱,动了多少关系,给了他多大一摊子,今非昔比啊。你不是啥都不靠你爹吗?你不是特有骨气吗?你不是十佳青年嘛!装的好极了。把资源全给秦浪啦。你当他妈谁都不知道呐!”
  “我压根儿都不屑于跟你解释什么。”
  “你就他妈解释不出来。”
  “你喜欢解释你跟我解释解释你小情儿为什么出现在才启未家里。要让你说的你这么专心致志,你怎么还这么多小情儿啊。我十分不理解你深情的范畴。”
  “让他睡啊。这有什么可解释的。”
  施沐晨都快背过气儿去了,“你有毛病吧你!你知道什么叫感情吗?我觉得你有人格障碍!你最好躲才启未远点儿,谁跟你在一块谁刷自己下限。”
  “那你跟他说去啊,你劝他跟我说的着嘛!我看你神经不太正常,娶了个人尽可夫的婊子还指责我脑子有问题!”
  这场架没打起来要感谢一位老先生进了卫生间,他十分和蔼地朝二位青年点了点头,去方便了。
  不欢而散。不欢的还是激烈的冲突,散场的还是旧日里的点滴情谊。你要说谁心里痛快的了,那才是活见鬼了。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