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5⑤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5⑤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3-10, 17:17


  文盛处理完手上的事儿,头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累。讲真,他有点儿不想去老万那儿了。他也一贯自我为中心,就真摸过手机给老万去了电话。
  我不去了。累。少君陪你们吧。
  言简意赅。
  挂了电话他就支派司机送他回家。对,他都快忘了自己家长啥模样儿了。经年累月的不在。要不是少君回来了,他准还在才启未那一亩三分地儿赖着呢。那破狗窝有啥好啊,又小又乱,他想,说到底,不是狗窝好,是狗好。
  说他是狗都是夸他,狗都比他有良心。啵蒂见他走还恋恋不舍呢,才启未可倒好,就哦了一声,半点儿表示没有。他比戴凡当情妇还称职呢,管吃管喝陪睡,其他一概不闻不问,真他妈到位。这人怎么这么没心呢?文盛也是纳闷儿。这混蛋王八蛋是真冷情啊,是真不是装。也对,以前也没瞧他怎么跟施沐晨腻歪过。脸上永远云淡风轻的。
  他回北京快一个礼拜了,才启未还是老样子,电话没打一个,微信没发一条。你情妇装的挺是那么回事儿,可我他妈压根儿没拿你当情妇啊!
  想到这儿,文盛给戴凡打了个电话。他心想了,别是他前脚走,后脚戴凡就续上了吧?
  戴凡接的挺快,语气听上去也很懒散平常,但文盛还是不放心,这小子,戏足着呢,装得人畜无害,一肚子鬼心眼儿不见得比谁少。他也是看的出来,他是真挺喜欢才启未。也是他妈有眼无珠。那就是个伪君子,你还当真了。
  “从家出来呗,到我这儿来。”
  “呃……我……”
  “你什么你,叫你来你就来,我还能吃了你啊。”
  “……那好吧。”
  挂了电话,文盛踏实了。成,没说谎。
  到家文盛去冲了个凉,出来就去了花房。跟才启未那儿满眼都是多肉植物,再美也单调,哪像他的屋顶花园美得丰富。春天了,枝条开始抽芽,小美女们用不了几天就会蓬勃旺盛的展现它们强大的生命力。
  温室里,兰花竞相开放,五颜六色,妖娆多姿,就连肉肉也凑上一脚,抽花枝的、结骨朵的、怒放着花蕊的,什么全有。一张大相框,就像一座微缩花园,红红绿绿黄黄紫紫。
  文盛顺手捏了张照片发给了才启未,转而去烧水煮茶。
  好久没这么惬意了。靳少君回来他就去了他那儿,要说心里不惦记回来看看花儿绝逼是假的。但本来就是去陪他嘛,他在家里舒服那就在他那儿,没所谓。
  水还没开,微信先来了。才启未回了他一个温馨的笑脸→啵蒂。对,才启未拿啵蒂整了个表情包,他俩用得不亦乐乎。面瘫狗一旦有任何表情都十分搞笑。
  文盛看着啵蒂,手都痒了,想揉它。遂直接发起了视频呼叫。
  才启未就像是知道他心思似的,最先映入眼帘的果然是那头胖墩墩的恶霸。瞪着圆眼睛,吐着湿漉漉的舌头,咧着嘴。
  文盛笑了。才启未握着它爪子迫使它挥手,瞧着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镜头晃了晃,才启未出现在了屏幕里,穿了件Tee,狗蹲坐在他腿上,挡住了漂亮的腹肌。
  文盛在心里啧了一声,贼溜溜的眼睛转而去袭击胸肌。他坐得直,胸肌的轮廓自然透过Tee浮现了出来。
  然,看得见,摸不着,文盛并不怎么开心。倘若他就坐在他旁边,他肯定已经伸手去捏了。他其实不愿意承认,他挺想他的。尤其是面对这么一个没良心的。老子不找你,你还真不找老子。
  “没加班儿啊。”文盛的语气里满是嘲讽。
  “没啊。最近不忙。刚打球回来。”才启未心情不错,并没有选择怼他。
  “我还以为你忙疯了呢。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才启未怼不怼归才启未,文盛颐指气使归他颐指气使。他不爽嘛。
  “哪有。主要还是你忙。”
  “我忙什么。”
  “你忙什么你问我?”
  呵呵。文盛冷笑。当然,冷笑归冷笑,看才启未这样儿他还挺受用的。他会吃醋啊。吃醋还不是因为喜欢他。这很可以。
  “我饿了。”文盛把腿搭在了对面的墩子上。
  “吃啊,谁也没捂着你嘴。”加了醋,这滋味就是不一样。本来才启未不愿意想这些,文盛还偏偏追着他刺激。
  文盛又不是找他掐架,他闲的啊他,遂调转镜头拿着手机环视花房给才启未看。疯狂开花的小肉肉是重点,他殷勤地起身给它们特写。
  “你可以授粉杂交打种子唉。”
  文盛听到才启未说。
  “跟其他植物一样嘛。”文盛问。
  “大致差不多。就是把雄蕊的花粉擦到雌蕊上。如果开口小,可以用授粉笔。有吗?没有我给你发个快递。哦对,镊子也行,小的那种。注意柱头和花药分清楚。”
  才启未说得认真,文盛却不理会,他借此调戏他,“我看着都差不多啊,都有柱头都有花药。”
  “是这样。景天植物都有雄蕊雌蕊,雄蕊里有植物的精细胞,雌蕊下子房胚珠有植物的卵细胞。对于杂交过程的父母本,使用花朵的雄蕊的即为父本,使用雌蕊的为母本。这没所谓。等下我发你个图解吧。”
  “那就都是双插头呗。”
  “嗯,你可以这么理解。”
  “跟你似的。”诶对,他在这儿等他呢。
  才启未把视频给挂了,文盛乐疯了。他不紧不慢地洗茶,沏茶,倒茶,一口香茗咽下,那真是舒爽通透。拿过手机,他发消息给才启未。
  急啦。你至于嘛。
  才启未不理他。
  没劲了吧。愈发透着你矫情。
  那边回来仨字儿:你大爷。
  文盛盯着屏幕认真想了想,字儿打了删删了又打,最终咬牙发了出去:你想我吗?
  酷似石沉大海,回复迟迟不来,文盛已然怒发上冲关了,回来一个字儿:嗯。
  “嗯你大爷啊!”
  嘴上这么骂,心里却是暖的。
  这时,戴凡给他发来了消息:我出发了。
  文盛动动手指回:我饿了,带点儿吃的。
  而后回到了跟才启未的对话框里:我忙完这阵就回去。
  也还是一个字,却从“嗯”变作了“好”。
  嘴角是不自觉上翘的,透过一个“好”字,他几乎看到了他脸上挂的温暖笑意。
  后面又跟过来一句话:我中旬要去趟北京,到时联系你。
  文盛回:你没事就不能联系我啊?
  才启未回的仍旧简短——哦。
  到北京干嘛?
  新媒体交流会。你是不是也参加?
  开玩笑。我什么身份。
  才启未回了他一个“白白”,文盛回了他一句“黑黑”结果被系统自动生成了个笑脸。
  罢了。丢开手机,文盛继续喝茶。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