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4⑩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4⑩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7-01-11, 23:48


  戴凡钻进了浴室还挤在门缝边偷看,地上的两个男人干的热火朝天像激烈打斗的两只野兽。到现在他还都觉得不像真的,怎么会是文盛压才启未呢?啧啧。这个他实在想不到。隐隐的,他还有些嫉恨。才哥哥这般情动的模样竟都是属于文盛的。不爽。他喜欢的、在意的,轻而易举就被文盛一朝夺去。他眼睁睁看着也毫无办法。对啊,有什么办法呢,就连他自己也是归文盛所有的,且,还早已不受垂爱。
  激烈的交欢中,文盛的膝盖与地毯摩擦都已吃疼,但他却全然不顾,执着于猛烈而强悍的进攻。攻城掠地兵戎相见,他要夺的却不是这座城池而是这男人的心。他要他的眼里只有他,他要他的心里只剩他,他要他像曾爱慕施沐晨那般地爱着他。是的,这双眼眸里,他容不得他再映入别人的身影。
  抽动、搅弄、稳准狠的冲击令才启未难以招架,他的手胡乱地在文盛的腿上、腹上抓挠,由交合之处蔓延而出的快感遍布全身,他在他身体里点了把火,这火还越烧越旺。每每跟他做爱都是这般的难以自拔,什么羞耻心什么脸面这些他一贯赖以生存的统统都被抛诸脑后。他爱死了他这般让他解脱让他融化,他挖掘出了他心底最隐秘的欲望。这些他羞于见人的面貌,他甘愿于他身前暴露。
  “操!你他妈快夹死我了!”文盛的额头、背上都是汗,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燃烧,“我他妈干过你这么多次,你怎么回回想弄死我。”他说着,腰可不松懈,抽送的动作愈发激烈,进攻的目标也十分明确。他就是要捅他最受不了的地方,他往死里绞他他也愿意,因为那会让他欲仙欲死。
  “爽么。”文盛的喘息粗重,“喜欢我这么操你么。”他明知才启未不会给他回应,他也要用这样的言语刺激他,“瞧你这***硬的,快射了吧。”
  才启未的脸如同火烧一般的烫,他这般羞辱他,他却十分享受。太他妈爽了。他干的越狠他越爽。手摸下去握住硬挺的阳具,他狠狠地撸动,忍是忍不住的,那想要射精的欲望。明明才发泄过,这会儿又憋得他想死。不得不承认,文盛太会侍弄他了。持续的冲击叫他快乐得不得了,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喷溅而出,射得淋漓尽致。
  收缩、扭搅,穴口大压力的束缚叫文盛难以招架,他扳着他的腿剧烈抽动,射精的快感令他浑然忘我。
  汗涔涔的躯体交叠在一起,粗重的喘息声此起彼伏,强而有力的心跳隔着胸腔撞击着彼此,他们吻得缠绵吻得深邃。文盛的手温柔地揉搓着才启未柔软的穴口,他软下来挂着套子的阴茎贴着他的大腿摩擦。疲累至极,却酣畅淋漓。
  “起来,你压死我了。”才启未蹭着文盛的脸颊说。
  “你他妈刚才怎么不叫我起来啊,这会儿嫌我压着你了。”
  “死沉。”
  “还没穿裤子呢就不认人啦。”
  “啊!”
  文盛猝不及防地把手指捅了进去,才启未闷哼出声。
  “差点儿给老子夹折了,老子说什么了。”
  “嗯……嗯……”
  “舒服么。”
  “你闭嘴。”
  “嘿,你这害臊来的,还真是势利。”
  才启未挺身要起来,文盛硬把他压了下去,亲吻他汗涔涔的身体,舔舐他刚刚射出的精液,人一点一点下滑,细腻地啃咬他柔软的大腿内联儿。手指缓缓地退出来,取而代之以唇舌温柔的抚慰。可以说,他把才启未身上收拾的干干净净。
  才启未被文盛伺候得舒服极了,纵使万般不好意思,也享受得心安理得。倒也还算知恩图报,文盛爬起来摘下套子擦拭阴茎,他凑过去帮他仔细耐心的收拾。
  “你怎么忽然过来了。”
  “嫌我坏了你的好事儿?”这话损,后半句更损,文盛硬给咽回肚里的。才启未他还不知道嘛,你别看三人行他玩儿的开心,你要敢提他准就疯。
  才启未正拾地上乱七八糟的衣服,就这也腾出手来推了文盛一把,“我是问你爸妈怎么着了。”
  “还他妈能怎么着,冷战。”
  “还冷战啊?”
  “你以为呢。”文盛往才启未收拾好的沙发上一坐,摸过才启未的烟盒给自己点了支烟,“糟心坏了我了。那天我生日,我们仨坐一起,四下无言。”
  “诶,还真是呢。”才启未看向文盛,可不他刚过了生日没几天嘛,“我都忘了你生日这事儿了……”
  “你也就记得施沐晨生日。”
  “有劲嘛。”
  “别他妈收拾了,过来坐会儿。”
  “我明儿给你烤个蛋糕吧。”
  “晚点儿吗?”
  “那你也没发个微信言语一声啊。”才启未在文盛身边坐定,这会儿觉得有点儿凉了,就把休闲毯盖在了两人腿上。都光着呢,不冷也不可能。
  “你怎么不找我呢,老我找你。”
  才启未不好意思地笑了。
  “你手上那项目什么时候出货。”弯腰够过烟灰缸,文盛问。
  “四月初吧,顺利的话能提前到三月底。”
  “哦。到时候资金是不是就跟着回笼了。”
  “你缺钱?”
  “我他妈缺个屁,你丫缺!”
  “我不缺啊……分账的时间也没到。”
  “猪。到时候你们资金回笼了你找我,让你们投一项目,你管签字就完了。不是你管钱嘛。”
  “是我管啊,你想……”
  “你甭管我想什么,到时候你找我就行,你们踏实做研发,我帮你们做资本累积,争取三年后能推上市。”
  “我们……”
  “闭嘴。老子累了,让老子清净会儿。”
  戴凡洗漱完,又一通涂涂抹抹,最后还扑了一层晚安粉,跟镜子面前左照照右照照,确保360°无死角了才从浴室出来。出来就看见文盛搂着才启未的肩,俩人一个端着烟灰缸一个抽烟,光着上半身,下半身盖了条毯子在闲聊。他至今还没见过文盛对谁这么亲近过。那份亲昵真是要闪瞎他的眼。
  才启未见戴凡出来,脸有点儿热,为了掩饰这份慌张,他故意淡定地抓过裤子套上,一脸平静地说:“我去煮点儿热巧吧。”不仅伪君子得十分到位,还不动声色地表现出体贴——戴凡没吃晚饭,这会儿指定饿了,但文盛并不知道这码事。
  才启未去了厨房,文盛可并没有要去洗漱的意思,见戴凡这般刻意地涂脂抹粉化了妆跟没化一样耍尽心机,他就忍不住想弯酸他。个小婊子,明里暗里跟他抢人。
  “来啊。”文盛拍了拍沙发。
  戴凡明知文盛不安好心,可又没处躲没处藏,心中大叫不妙。
  “来。我又不能吃了你。”
  还能怎么办?戴凡也只能乖乖靠过去。
  “这细皮嫩肉的。”文盛舔着戴凡的耳垂说,“还挺香。”
  戴凡下意识地想躲,但腰被文盛箍住了。
  “害什么臊啊,这也传染啊。喂你吃的饱不饱。”
  脸红是控制不住的,文盛贴着他,咬他的耳垂不说,手也不老实,在他的腹上、胸前揉搓。
  “饱……”他的声音细细小小的。
  “但不一定是谁喂得对吧。”
  戴凡打了个冷颤。
  “你这是常来找食儿吃啊。”
  文盛似笑非笑的,戴凡有点儿摸不准他的路数。
  “我找个你吧,五次里三次你推脱着不见。我还以为你忙什么呢,今儿倒是找见缘由了。”
  “我……我……我没有……”
  “没有?我给鬼打的电话?让你陪个酒局,你给我掉链子。你花谁的钱听谁的话啊。”
  “你……你不是说过……要是我……我帮你围住才哥哥……你就……你就不用我去陪别人了吗……”
  “我说过吗?”
  戴凡瞪大了眼睛。
  文盛笑了,戴凡战战兢兢的模样看得他赏心悦目,“噢。好像是说过。”
  冷不丁被捏住下巴,戴凡吓得花容失色。
  “但是我没让你跟我抢他吧。”
  “我没有……我不敢……”
  唇被湿润的舌尖舔舐,戴凡抓着文盛的背,任他索取任他把玩,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忤逆。他既不敢退避也不敢奉迎,因为他实在摸不准他的脉络。
  文盛的手钻进了戴凡宽大的袍子里,捏着他白嫩的大腿,揉着他圆润的屁股,无论怎么来说,这男孩也算是上佳的尤物,他还是真是许久没享用过。
  戴凡的回吻是试探性的,见男人没什么不悦,他便百般讨好地细细舔舐男人的口腔,奉迎得缠绵多情,又拿捏着不能太主动。
  才启未细细地切碎着黑巧克力,刀要悬着,手腕就吃力,但锯巧克力碎屑就是这么麻烦的事儿。此时他丝毫不知客厅里是怎样的景象,他只是专注地使用着刀子,看碎屑漂亮的堆起来。嘎达嘎达,刀与案板的撞击声有着轻巧的节奏,就像戴凡吞吐着文盛的性器,轻盈却有力。他跪在男人的胯下,像臣服于主人的奴隶,毫无廉耻的取悦着他的主人。他要舔弄,要吞吐,要嘬得不轻不重,男人坐在那里吞云吐雾,以不屑的神情嘲讽着低贱的男孩。他射在他的脸上,用濡湿腥膻的阳具在他精致的脸颊上涂抹,划花了他悉心装扮的美丽。才启未将黑色碎屑倒进洁白的牛奶里,看着它们划出花纹摆荡开来,用勺子轻轻搅拌。勺子与锅壁碰撞发出的清脆声响一丝不落地落在戴凡的耳朵里,他还是不争气地哭了。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