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4⑤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4⑤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12-22, 17:13

  “需要我们给您送过去吗?”便利店的小姑娘甜甜地问。戴凡买了一袋子零食,又牵着狗,显然不好拿。
  “啊不用,我能拿。”
  手拎起塑料袋,戴凡忽然想起来了。他确实见过施沐晨!他送他回家过!那还是夏天的时候。前年夏天。怪不得没想起来,太久远了。那时是宁一鸣要结婚了,办了个派对,他陪文盛去的。文盛跟他顶了起来,气急败坏的走了,把他丢在那儿手足无措,是这男的很绅士地送他回家的。超级正派,超级绅士的一个男人。根本就不像文盛的朋友。事实证明也确实不是,他怼文盛挺狠的。后来他也再没见过他。他当时还纳闷儿过呢,文盛怎么可能有这么正派的朋友。
  记忆的河流一旦流淌起来,水量就丰沛了,水库的闸门就开了。喜帖上,他的结婚对象,那个叫做“秦浪”的名字,那张脸……
  天呐天呐。若不是因为喜帖上的他笑着,他一定早就有所反应了。这不是那个“性冷淡”嘛!文盛非要强占他,跟一间俱乐部里,孙仕杰和韩坤他们都在,文盛还迫使他给他***来着……对,没错,那个男孩儿叫秦浪,他问过韩坤。那天他把文盛的左脸给划了。他还记得那张脸孔,却不是笑笑的模样,是嫉恶如仇的神情。若不是记忆被触发,他肯定不会对号入座。
  他是那个男人的爱人?
  戴凡的脑子都快打结了。怎么这么乱呢。
  啵蒂欢快地窜着跑,戴凡小跑着跟着,就怕背带勒疼了它。
  施沐晨是才启未的前男友,施沐晨跟秦浪结婚了。文盛喜欢才启未。文盛跟施沐晨互怼。文盛跟秦浪有过那么一段儿这好多人都知道。施沐晨和文盛和才启未是高中同学。
  乱成一锅粥。
  硬要理出个头绪的话,那么就是,你抢我初恋,我睡你老婆……
  戴凡瞠目结舌。然后安慰自己说——没事儿,这些破事儿跟我没关系。戏码是热闹了一点,随便看看。就是这出儿大戏里,才哥哥的选择很不合乎吃瓜群众的逻辑,他怎么能弃绅士于不顾,最后选了文盛那渣男呢?神奇。
  更加神奇的是,炮灰秦浪,还没他有姿色,却苦尽甘来弄了个高富帅。呵呵,八点档女主角的好命啊。你看看人家,总归搏了个好前程,反观自己呢?这戏一点儿都不好看。看了也是生闷气。
  好在今天才启未表现不错,戴凡决定消消气。这可不是跟他爹妈假装了,才启未可是很正经地将自己介绍给他的前男友。
  我朋友。
  嘿嘿。
  那一刻,他还真有点儿小鹿乱撞呢。
  我朋友。
  好正式喔!
  好么些年了。总算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虽然不排除才启未拿他来炫耀吧。
  可,能被拿来炫耀,也是极大的肯定呀!
  四个字可概括戴凡此刻的心情——朕心甚慰。
  他心情愉悦了,啵蒂也赚了,玩儿了好么一大圈儿,圈了好大一块儿地盘儿。往家走的路上,啵蒂又犯懒了,它很想搭人肉顺风车,可是吧,戴凡不像文盛,似乎也不大可能蹭上,所以它走的慢慢悠悠,决定自力更生。更加遗憾的是,没吃到肉丸……还是文盛好驯服,朝他摇尾巴他就知道它想吃肉丸。戴凡不行,它都叫唤了,他也没明白。还是回家吃罐头啵。戴凡一来,总有罐头吃。也不亏。
  才启未进门时候啵蒂已经吃过了饭,戴凡已经洗过了澡,一人一狗在客厅看电视。也可以说听电视。因为戴凡在摆弄手机,啵蒂在小憩。电视里的连续剧听着挺热闹,他俩却不屑一顾。
  “你回来啦~”
  “嗯。”才启未换了拖鞋挂好大衣进来,瞧见戴凡的睡衣乐了,“你这睡衣……”
  是件兔子装,毛茸茸的,耳朵还竖着。
  “可爱吧~”戴凡在沙发上站起来,转了个身,露出圆圆的小尾巴。
  “哪儿整的。”
  “我跟豆豆一起买的~”
  “可以。”
  “那你还不快抱抱~”戴凡撒娇道。
  才启未一把就给戴凡抱了起来,他轻是一回事,他有劲儿也是一回事。戴凡“啊~”一声叫了出来。
  “有你这么抱的嘛!”戴凡捶着才启未的肩,娇嗲地嬉骂,“我是大米还是白面啊!”
  他是竖着给他举起来的。嗯对,没错,才启未是故意要逗他的。
  他可真香。戴凡紧贴着才启未,毛茸茸的睡衣呼在才启未脸上,那甜香直冲鼻息。
  汪汪。
  啵蒂这会儿蹭到才启未脚边,那意思是——我也要抱抱。
  哪儿都有它。
  把戴凡放下,才启未弯腰挠了挠啵蒂的下巴颏,啵蒂窜了起来,有力的前肢扒着才启未的腿,不依不饶要抱抱。
  “哎呦,啵蒂吃醋了~”戴凡下地蹲在啵蒂身边,摸着它圆滚滚的小肚子。
  汪汪汪汪!
  才启未拗不过它,抱起了沉甸甸的啵蒂。这厮空长了一身腱子肉,爱撒娇之程度堪比粘人的小母狗。
  “它可真是认你做主人呢。”
  才启未抱着啵蒂在沙发上坐下,戴凡也跟着跳上了沙发,紧贴着才启未,伸手逗弄啵蒂。
  “嗯。是不想再辗转了吧。”才启未胡噜着啵蒂的脑袋说。
  “那你会把它送回去吗?”戴凡眨眼问。他可舍不得。
  “人家也得要啊。”
  “太好了!要也不给呢!”
  才启未笑了。
  “绝对不还!哼!”
  “不还不还。”
  “才哥哥最好了。”戴凡用脑袋蹭才启未的颈项。
  “啊,我给你烤了蛋糕,应该冷却得差不多了。”
  把啵蒂放下来,才启未往厨房去了。戴凡这一个劲儿跟他起腻,他容易把持不住。这不好,一见面就那个啥显得他多那个啥……
  啵蒂见才启未走了,一歪头,蹭去了戴凡那边儿。沙发舒服,它就不假惺惺跳下去追他了。就是这么会见风使舵。
  戴凡舔了舔嘴角,略不甘心。他不想吃蛋糕,他想吃他的大鸡鸡。这会儿他的内心世界里,疯狂上演着兔子摔花盆的一幕。
  上次跟他见面,他跟文盛正赌气,俩人啥也没干,他气呼呼走了。然后就神奇了。他身边的男人集体人间蒸发。他就像被屏蔽了似的,居然无人问津。呵呵呵呵呵。就连讨厌的靳少君都让他有点儿想念。可见饥渴之程度了。
  虽然饥渴,但戴凡还是择食的。文盛那个渣,靳少君那个婊,他都不是那么渴望,他还是愿意使唤才启未这个伪君子。你当个坏人没事,但最起码装一装,给我点儿尊重OK?给我点儿被宠爱的感觉OK?所以即便他跟他置气,他还是想要腻着他。退一步来说,他也就可能跟才启未置气了,因为他在意他。
  才启未将轻乳酪蛋糕切好,洗了两只草莓切开,点缀上巧克力浓浆,又插了一只巧克力棒,完成了精美的摆盘。他擦手的工夫儿,想起来冰箱里还有牛轧糖。就打开冰箱扭开罐子,倒了几块出来。
  这是头几天给月落乌啼做唇膏的时候,闲着没事儿顺道做的,也装了一罐子给他。他特别做了可以“吃”的唇膏给他,因为他说他有舔嘴唇的习惯,这样就会比较健康。
  才启未端着碟子出来,看见戴凡跟啵蒂依偎在一起,一个支着下巴侧躺着,一个张着大嘴仰躺着。啵蒂看见才启未手里有吃的,眼睛顿时亮了,一个打滚站了起来。那屁股扭得,毫无廉耻可言。
  “没你的。”才启未把碟子递给戴凡,还要一手摁着啵蒂。碟子里放着叉子和糖果,他还得极力保持平衡。有点儿难度。
  戴凡接过来,才启未腾出手就把啵蒂放下了地。啵蒂眼巴巴地看着戴凡的手,急得都要哭了。
  “一只狗为什么要吃蛋糕。”才启未拍啵蒂的脑袋。
  “我分它一点点好了。”戴凡说着,用叉子切了一小块下来。
  “别别别,别惯着它。”
  “就给它尝一点点,也许它不喜欢呢。”
  “没它不喜欢的。哦,对了,这个给你。”才启未说着,站起来往门厅走,拿了提袋,顺手给啵蒂拿了狗咬胶。
  戴凡还是偷偷喂了啵蒂一小口,啵蒂很爱这个味道,因为他爱喝酸奶,又在摇着尾巴乞求了。才启未给它狗咬胶它也不屑一顾。精着呢这厮,狗咬胶没人跟它抢,他们谁也不吃,它半点儿不着急。
  “去去去。”才启未板起脸来,“不能吃。”
  “给我的?”
  戴凡放下手里的盘子和叉子,接过了才启未手中的提袋。袋子是四方形的,很大,分量有些,但跟它的体积相比,并不很重。
  “对啊,拆开看看。”
  “又不是我生日,干嘛送礼物。”
  “也没说是生日礼物啊。”
  “哗!”
  戴凡把球形斗牛犬从盒子里抱起来,眼睛里都透着笑意,“可爱爆了!简直跟啵蒂一模一样!啵蒂啵蒂!”他说着,弯腰,把球形“啵蒂”往啵蒂脸边凑,“哈哈哈哈哈,太逗了~”
  Mua~戴凡在才启未脸上亲了一大口,“我好喜欢!”
  “是个暖手宝,你把手插进它肚子里,它就会暖和起来。没电了就放在托盘上,它会自己充电。”
  “萌死了!激萌!”
  才启未笑盈盈地看着戴凡开心的模样,他开心他也开心。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