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3⑦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3⑦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12-09, 16:57


  文盛深觉自己有毛病,这会儿他把才启未压在身下,跟发情的公狗似的。明明这厮半点不会讨好男人,奇技淫巧就更别提了,可他见了他,偏就像狗见了肉。完全没理智可言。再也别提什么这档子事儿跟谁不一样,它就是不一样。
  才启未跟他正相反,他是一手推他下巴,一手顶他胸膛。你是要疯呀?你打算整出多大动静儿啊?你妈就在楼上呢,很可能还在冥想,不冥想也是才上床吧?
  悔得他肠子都青了。奔波了一天昨儿还没睡好,说早点儿休息吧,他都推开客房门了,文盛把他拎出来了,曰——你怎么那么听话呢,还真是怎么安排怎么是啊,来来来,我领你走你跟我来。起先也没啥,睡一块儿好像也习惯了,然后他才发现自己很傻很天真。他这个破房间,浴缸跟床中间儿就隔了个洗手台外加一木制大理石面儿的……说沙发不是沙发说飘窗不是飘窗的玩意儿,所以文盛跟那儿洗澡,他看着别扭,只能欣赏窗外黑漆漆的水面以及钻出水面的枯木,等换到他去洗,那不自在更别提了,文盛跟欣赏维纳斯似的看着他!他还可能在那浴缸里待得住嘛?这王八蛋美其名曰:我帮你揉肩,呵呵,那手竟干点儿偷鸡摸狗的勾当。等他逃也似地跳上床,泰山压顶就来了……
  “你他妈躲什么!”文盛甚是急躁,他想他想得不行。这孙子,你妈打太极啊,我怎么没瞧出来你丫肩膀疼呢?这叫一个有劲儿!
  “你想干嘛?你妈在上头呢。”
  “你能有多大动劲儿啊,听不见!”
  哪怕是地震,我也不下去。文盛掐着才启未结实的腰,咬着他伸过来推他下巴的手,算是打定了主意。
  “哪可能听不见,这么老的房子,墙能有多厚。”
  “她听这个干嘛啊。”
  “这是她想不想听的问题吗?”
  “我又变不出口塞,你凑合吧。”
  “你大爷啊!”
  文盛咬才启未的手越咬越用力,干脆把他吃了他才踏实呢,装肚子里多实在,保准谁也拿不走。
  才启未给疼的,眉头都皱起来了,“撒嘴!”他丫还真是属狗……
  撒嘴?你得等本大爷咬够了。
  就这么任性。
  文盛咬得上瘾,也基本属于生殖器直接连着大脑,他一口一口地咬,边咬边开脑洞,开就开吧,你自己娱乐自己不行吗,他还偏要说出来:“我还真应该找个口塞把你嘴堵上,再找个麻绳把你捆起来,捆得绳子深入皮肉,勒出花纹,再往那悬梁上一吊,找个小羊皮鞭子啪啪啪抽打你。”想着都解气。
  才启未那脸腾一下就红了,他正仰视着天花板呢,哪怕有一件事具体,也足以勾勒出全局,人的想象力当真就是这么丰富。他把文盛讲述的画面非常清晰地在脑海中呈现了一遍。他都亏自己想的出来。定是看过的不正经小电影作祟。不是他爱看,是不多看点儿他哪知道该如何跟姑娘滚床单?这里面就有些不着调的,吓坏人的。可是怎么这会儿从文盛嘴里说出来,倒不怕人了,还有那么点儿跃跃欲试?有毛病吧?
  才启未这一走神,文老爷那真是得势更进一步,叼住他的嘴不算,舔遍他的口腔也不算,他吻得他津液顺着嘴角诞下,还要全部舔进嘴里。他就是这么疯狂地喜欢着他,恨不得连皮带骨都吞下。
  燥热。跟文盛几乎可说挤在一起,胸膛碾轧着胸膛,腰腹贴着腰腹,就连四肢也交错缠绕。这不仅仅是胸中燃起一把火,是从头到脚都点了火。才启未跟文盛一起确实可谓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从不知道自己竟会对性爱这般渴望。这也不仅仅是从男人身上或女人身上,而是从这个人,独立的个体身上。且,一次又一次,非但不觉乏味,反而愈演愈烈。啥理智都没了,只剩下兽欲。捧住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颊,把他的容颜完完全全地投映在眼底,才启未与文盛对望,却得不到任何答案。
  文盛也望进了才启未的眼眸,它清澈,却深邃不见底,仿佛深远的银河系,纵有万千星辰,纵有万丈光芒,却也无法把任何握于手心。它们是流动的、漂浮的,转瞬即逝的。就像这个人,他总无法切实地抓住,这让他懊恼却也叫他着迷。
  “我讨厌你。”才启未一字一顿地说,“让我变得不像自己。”
  然后,他感觉到了他脸部肌肉的变化,这男人笑了。笑得那么由衷让他简直无法抗拒。
  文盛的手覆盖上了才启未的手,温暖而又干燥,他什么也没说,眼睛却把什么都说了。那即是——我是多么地喜欢你。
  他们中的哪一个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个年纪不可自拔地陷入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疯狂里。
  每一次的亲吻、每一次的爱抚、每一次用体温烧灼对方,都让他们将这张诱惑的网织得更紧密些。每一次的争吵、每一次的妒忌,每一次想要转身离开,反而让这张网住两人的蛛网收得更紧。
  无法挣脱了,心甘情愿地被围困。哪怕是窒息,哪怕是消融。
  啃咬、撕扯,相互碾轧,放纵情欲,周围的一切似乎都不复存在,空间是密闭的,时间是静止的,只有感官是鲜活的,呼吸是有温度的。
  才启未仰躺在床上,眼睛看向夜空中静静闪耀的星星,它们多得数不清,细碎而神秘,却又简单而直白。你如此渺小,却难以被复制,就像那一颗一颗的星星,也许并不重要却独一无二。这和爱的本质竟如此相似。你会爱一个人,也会被人所爱,这都是最平常不过的事,但爱与爱相遇,衍生出的却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在影响与被影响的过程中,这爱也会走向截然不同的终点,至于究竟是交错而过还是由量变引发质变,起先你无从知晓。
  文盛不高兴了,因为才启未显然走神了。他直勾勾地仰望着窗外的夜空,眼睛都不眨一下,鬼知道他在想什么。这时候显然他不应该想什么,妈的老子这么卖力地讨好你,你特么就给我这反应?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