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2①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2①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10-10, 16:14


  大年初一靳少君开车往文盛父母家去了。每年也都差不多是这样,三十儿各过各的,初一文盛家,初二他妈妈家。即便是他刚从晶彩走的那年,他也去了,文兴那话说得多不客气,他也低头听着。
  这几天文盛表现不错,也不往乱七八糟的地儿扎了,修身养性侍弄花草再要不就是陪他健身或者干这干那,连游乐园都去了,六十米高的跳楼机他也把他架了上去,别提多过瘾了。就好比过热的机器几近燃烧,你拔掉插头,它冷却了。那插头就是才启未,那电力就是他们过载的纠葛。挺好,过载这么一家伙,他也就彻底消停了。以文盛的个性,瞧他这回万念俱灰那劲头,大约跟才启未也就完蛋了。他很了解文盛,这半年多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禁欲了,能这般改头换面想必也是全情投入,这下儿自己给自己解禁,说白了不就恩断义绝了嘛。
  好,很好。靳少君当然觉得好。之前的文盛再好也是人家的货,现在这个再差也是自己的锅,差点儿就差点儿呗,反正也使了这么些年了,修修补补又一年。才启未能把锅刷干净了他就不行啊?
  靳少君可算是燃起点儿信心了,他也决定趁此机会修修藤剪剪枝趁早把他的瓜收了,等才启未杀回来,光给他剩一地枯枝烂叶。这事儿就别讲究朋友不朋友了,瓜是他种的,他都白吃好几颗了。
  路上他接了言宁一个电话,拜年的,他说他初六回京,说到时候见面吃饭,app的搭建基本有了雏形,他说你得约你网友过来把关了。靳少君附和着,也让他向他父母带好儿。
  昨儿年三十儿他群发拜年的消息也没忘了才启未,才启未也给他回了,俩人都是礼节客套的话,不缺温暖但少了点儿真诚,可拜年信息就是这样嘛,你发我,我发你,只图个喜气。那么才启未能喜洋洋吗?当然不能。不能也没办法,终究是你占了我的,也是时候还回来了。而落到合作项目这件事上,靳少君多少有点儿尴尬,但事儿该办还得办,他也不会亏待了他。
  到文盛父母家,靳少君把车停进车库,佣人接过了他带来的伴手礼,引他往客厅去了。
  见面就是免不了的寒暄,他也准备了红包给文兴的孩子们。他们是尊着规矩等他,这会儿拜过年,马上坐不住了,儿子上楼打游戏,闺女回房继续远程姐妹淘,跟他们一个水平的还有文盛,他们一家齐聚这会儿人都在,大家坐在一起说话,独文盛不合群儿,自己低头玩儿手机。还是那极其无聊的2048。
  自打着手开始搭建app,靳少君头一个就找了文兴,他俩这几年的不对付终于有了消融之势。在文兴眼里,他简直是彻头彻尾的忘恩负义,他坚定的认为晶彩捧红了他,他却一转身抛家弃业自立门户去了。不是这么回事儿,压根儿也不是,他只是不想被商业束缚手脚,他想他的作品能完全地表达内心的所思所想。他不了解他,他大约也对他带有一定的成见,但他却不想一直让两人之间存个芥蒂,这不是头两周他还约他吃饭了吗,他做了一系列的商业设计,独家交由晶彩合作。这事儿他还没跟文盛说,宣传方面肯定还是交由他来操作。
  “少君真是越活越年轻。”朱芸华放下手里的咖啡杯,笑笑地看着靳少君。
  “哪有……倒是阿姨您用现在的话说都逆生长了。”
  靳少君很久没见过文盛的母亲了,她这两年就没怎么在北京,一直生活在双廊。
  朱芸华呵呵地笑了,“嘴真甜。不过我说的是真的,黑头发适合你。”
  “啊……嗯,文盛也这么说。”
  靳少君像是害羞似的,垂下了头,显得乖巧可爱。
  “你们俩还真是一起好多年了。”朱芸华说着看向了儿子。
  文盛正奋力地消着堆积起来的2,他眼角的余光瞥见了母亲温柔的眼神,只得把视线从屏幕上挪开,朝他妈点了点头,“可不是么。”
  文盛也许久没见着母亲了,昨儿回来她就塞给他两袋咖啡豆,让他拿给才启未,说是很珍贵的猫屎咖啡,品质一等一,是他们云南自产的。对,他又跟才启未联系上曾随口跟母亲提及过。在她老人家的印象里,才启未是他少有的、靠谱儿的朋友。没错,这厮永远是那个别人家的谁谁谁。才启未爱喝咖啡,这点跟他母亲一样,他就一般般了,他随他爸,爱喝茶。这也是顺嘴那么一提,母亲竟然还能想起这个茬儿,他也是挺惊讶。但他当时的口气可谈不上好——不要,不想搭理丫的。可母亲笑了出来,说唉你俩怎么搞的呀,怎么都这岁数了还爱掐呀,你是不是又把人家惹毛了。
  日。我把他惹毛了?是他丫的把我惹毛了!
  你快算了吧,你天天都炸毛,哪天才能长大啊,也不知道你这德性都随了谁。对了,安安头天来看我来着,跟她老公,俩人还说你最近神出鬼没的。
  这就是当时的对话,文盛原原本本都记得。
  想起才启未文盛就来气。不分时间不分地点不分场合。根本控制不住。这他妈杂种操的玩意儿,亏他真敢!实际上,让文盛怒不可遏的并不是他上了他,而是他丫的强上了他,还是因为他戳穿了他的本来面目他狗急跳墙把他给上了,他根本就是拿他出气呢!他根本就不是想跟他肌肤相亲!真他妈恶心!比这更让他动气的是,他夺门而去,甚至都要发毒誓死生不复相见了,可他还是会想他。对,即便控制得住白天,黑夜里他也会出现在他梦中。有时是美梦,有时是噩梦。美梦总是记不清内容,噩梦倒是真真切切有鼻子有眼儿。其中一个害他醒来时哭得跟妈了逼似的。也幸亏少君醒得早去健身了,否则真是丢脸丢到了姥姥家。
  那是个特别真实的梦。他梦见自己千金散尽流离失所露宿街头五内郁结。有其他的流浪汉要杀死他,那死亡的感觉太过于真切,根本分不出真假。在那样的当口,他想起的竟是才启未,想起他离他而去,想起他决绝地骂他——你这烂人!道德败坏都是夸你!你三观不正!丧心病狂!你就活该众叛亲离!
  他是给哭醒的,醒来找不见靳少君简直是心急如焚。在他的梦里,就连少君都已离他而去,那叫一个凄惨;就连他都站在才启未身边朝自己横眉冷对,那叫一个无助!
  他是被人杀死的,像垃圾一样。死的毫无尊严,甚至毫无意义。
  那天靳少君一进门文盛就把他拉进了怀里,他摸着他乌黑的头发,心有余悸。然后他就拖他出门了,吃饭逛街看电影,就是想要跟那个梦证明,你丫只是虚构。可诺大的电影院里宾客寥寥无几,要过年了嘛,这城市趋于空荡,看得他直觉得瘆的慌,生怕这是个梦中梦,生怕他其实是躺在地上垂死挣扎。
  当真吓坏了他。一个梦。一个才启未作为恶势力的梦。
  “是啊。”靳少君随后也点了点头,“最近我们还在讨论一起要个孩子。”
  文盛刚拿起茶杯,差点儿给自己呛着。
  “是嘛。好啊。”在一旁打室内高尔夫的文老爷子出声附和,“好事儿,这是好事儿。定了吗?找代孕?”
  朱芸华也是喜笑颜开,“有合适的卵子吗?都有计划安排了吗?去美国做?还是在国内?”
  文盛要疯了,他们仨讨论的是什么鬼啊!再看他哥嫂,也是听得饶有兴致。
  “说起来,你们可以办个婚礼,去年施致远那儿子不是办了一场嘛,听说排场还挺大。”文老爷子一杆入洞,精神更亢奋了些。
  “也不用吧。”靳少君笑得温柔。
  “至少要两家人一起吃顿饭呀,我好久没见过你妈妈了。”朱芸华小口喝着咖啡,品味着醇厚的香气。
  文盛看向靳少君,靳少君回给他一个一切尽在不言中的笑容,那意思是——这难道不是我们说好的吗?
  说好个屁啊,我跟你干那档子事儿,你把我夹得脑子都糊涂了,你别说要孩子了,你他妈要太阳我都得当后羿去!我就操了!
  “你倒是说话啊。杵在那儿干嘛呢!”朱芸华发现儿子一直不加入讨论,不免伸手推了他一把。
  “啊,嗯。是。”
  我他妈能说什么啊?你们都跟打鸡血了似的!文盛在心里嚎叫。他大爷的,老头儿老太太眉开眼笑的,他能泼冷水啊?
  “是什么啊你就是,让你表态啊你就是!说说具体计划啊!”
  “呃……都听少君的。”
  现在靳少君脸上的笑是由衷的了。这事儿他不是琢磨了一两天了。奈何文盛就是不吐口,每每应他也是在床上,他也实在不能再等下去了,现在时机刚刚好,这是他一举将他拿下的绝佳机会啊!这是才启未再也别想东山再起的杀手锏!
  “我是打算在美国找代理妈妈,卵子我妈妈有冷冻,我想这样最合适。”
  “哎呀。”文老爷子放好球杆坐在了老婆身旁,“考虑得周到。你说呢?”
  “我看也挺好的,就是稍有点怪,不过……好像也没什么更合适的了。”
  “要是做试管的话,我能介绍医生给你们。”文兴的老婆插嘴道,她说着推了老公一把,“芫芫他们就做的试管。”
  “啊,还真是,也是在美国做的。不过少君妈妈做医疗的,应该也能帮着操持吧?”说到这儿文兴伸手指文盛,“烟,掐了掐了。你都准备要孩子了,先戒戒。”
  “别先戒戒了,干脆彻底戒了才好,吸烟有害健康,我还是公益大使呢。”朱芸华说着看向靳少君,“少君戒烟了吧?我看你进门到现在一直没抽过烟。”
  “是,我之前气管炎,犯了两回,文盛就让我戒了。”
  “咳,这不成器的孩子,终于知道疼人了。”
  文盛恨恨地把刚点上企图压惊的烟给碾灭了。真是不给活路儿了啊?怎么回事儿啊,怎么他还一脸懵逼呢他们就都给他编排好了?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