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30①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30①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9-12, 18:02


  闹钟六点准时响了,才启未在床头柜上一通胡噜,手机直接掉在了地上。他爬起来,弯腰去捡,拔了充电线起身,脑子都是懵的。哦,哦对,拉文盛上医院,还得复检呢!
  他跳下床,趿拉上拖鞋,浑浑噩噩地走去卫生间。上了趟厕所,刷牙洗脸,胡子刮得潦草。出来啵蒂就趴在门口,要是没留神能一脚踩上去。
  “起床。”才启未回卧室叫文盛,啵蒂啪嗒啪嗒倒着小爪子跟着。
  文盛是让才启未晃悠起来的,他也是一脸懵逼。
  “快快快,我带啵蒂下楼,你赶紧着。别吃东西,不知道验血不,也别喝水。听见没?”
  文盛想翻身继续睡,奈何才启未硬把他薅了起来,“醒醒!”
  “我操……你小点儿声儿。”
  他半靠起来,找回神志头一件事是整理头发。
  才启未带啵蒂走了,文盛挣扎着下地,去客厅找见烟盒给自己点了支烟,一阵凉意叫他打了个寒颤。披上罩衣,他踱步走向阳台,由于才启未养多肉,阳台的窗户经年不关——通风。看了会儿花,他碾灭烟,直奔卫生间开了花洒。
  显而易见,他洗漱比才启未洗漱要多花N倍时间,他爱捯饬嘛。等他吹好头发,才启未都领着啵蒂回来了。
  “你怎么还没换衣服啊,快着点儿。”
  才启未就跟上了弦似的,一边给啵蒂洗饭盆一边催文盛。
  “你催死谁啊。”
  “别老死不死的挂嘴边儿。”
  “马上!”
  最终也是才启未比文盛先换好了衣服,文盛慢条斯理地出现在他眼前,他就想给他塞火箭里发医院去。磨叽!
  “身体感觉怎么样?”他耐着性子问。
  “不怎么样。困。”
  “问你正经的呢!头晕吗?想吐吗?咳嗽吗?”
  “你简直事儿妈。我挺好的。你也别催我了,你瞧你,穿的这叫什么啊!怎么好好儿的衣服到你身上就这样儿了。你过来。”
  “干嘛呀!”
  “你把这围巾给我摘了,他妈土爆了。”
  “上医院!你管我穿什么呢!”
  “管!要不你自己去!”
  才启未也是无语,为节约时间,文盛爱怎么折腾他随意,他再跟他掰扯就别出门儿了!
  两人一路赶到医院,急诊病房里仍旧是人满为患,空气也不好,憋闷得厉害。紧赶慢赶也是迟了,找了大夫,大夫说一早查床时候找了文盛半天,他让他们赶紧去呼吸科。才启未有点儿懵,问怎么转去呼吸科了,大夫说哪儿过敏转哪个科,潘大夫昨晚确定了是尘螨过敏就给他转了。
  俩人一路往呼吸科走,好歹也是赶上了诊察,他是2号。文盛进去了,才启未在外面等。不大会儿这人就大摇大摆出来了,才启未走上前去问他怎么样,他摆摆手说没事儿了,给开了点儿药,让以后注意过敏原。至此,才启未那颗悬着的心才落回肚子里。
  人没事儿了,手续还有一大堆要办。才启未想着怎么也应该谢谢人家潘大夫,人都下班儿了还给他们忙活呢,多有白求恩精神啊。他也不知道潘大夫当班不当班,刚在急诊是没瞧见,就领着文盛去了综合办。文盛说干嘛啊去哪儿啊,不是划价拿药办出院嘛,才启未说我去谢谢人家小潘大夫,人昨儿都下班儿了还接诊,从医院走了还给咱看筛查结果给你安排转呼吸科,怎么也该谢谢。文盛可倒好,曰:那还不是应该的嘛,她是大夫啊。才启未白了他一眼,懒得跟他废话了。在这个男人的字典里,“应该”这词儿出现的频率太高,以至于他活得如此理所当然。现如今医患矛盾多激烈啊,能遇上个好大夫多幸运啊,你就不能感恩一下嘛!
  小潘大夫挂上背包,打开柜子拿了白大褂,刚要套,就听见一个男人问:“请问,潘大夫在吗?”
  她停下了套白大褂的手,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发现办公室门口站了两个高大的男人。说话的男人站在前面,很魁梧,一张平凡无奇的脸却给人很舒服的感觉;不像站在他身后的男人,虽是英俊逼人却让人觉得难以接近,由他身上散发出的傲气给人以震慑力。她愣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啊,这不是昨天她要下班时候接的病患吗?
  才启未也看见了小潘大夫,她还没扎起头发戴上口罩,一件白大褂也才披挂上。
  “潘大夫您好,昨天真是谢谢您了。”
  才启未进了综合办,一脸的笑意,与昨日判若两人。也不赖小潘大夫没认出他来,一是没了那凶神恶煞的劲儿,人也不似昨日落拓,收拾得整洁体面精神焕发。她还是挺诧异的,昨儿瞧着像盲流儿,今儿瞧着倒成了谦谦君子。她又没打票看川剧。尤其,他还挺精神,不是说这人帅或不帅,是精神。
  才启未一通给小潘大夫道谢,小潘大夫一别昨日的冷淡神情,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内双的细长眼睛忽闪忽闪闪着颤抖的小电波。文盛冷眼旁观,只恨自己早上出门时候为何把土豹子收拾得这么利落。奶奶的,这大夫原来长这模样儿,很符合土豹子的审美嘛!他也是纳了闷儿了,这些姑娘是眼瞎嘛,怎么总瞧上他!但俗话说得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男的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渣谁也不缺心眼儿能不躲吗,怕就怕才启未这样儿的,看着忠厚老实挑不出毛病,感觉上手调试调试就能拐进神坛发誓,必然就放松警惕了。
  文盛跟心里冷笑,脸上就表现出皮笑肉不笑,这会儿他恨不得把手机里戴凡拍的不雅视频给小潘大夫发过去,让她回回神儿,仔细阅读一下渣男说明手册。说来他也甚是不解这帮凡人的脑回路结构。男的吧,就特希望找那种有些经历、体贴大方、懂点儿生活有点儿追求,最好还能自立的女的。他就想问问,都能自己把生活编排精彩了,她要你干嘛?女的吧,就特别迷恋那种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千帆过尽、洗尽铅华,号称说玩儿够了要踏实,从此情有独钟呵护妻儿。那是他玩儿不动了好嘛!怎么活了一把年纪,智商老倒着走呢,你给小孩儿讲安徒生童话他们还知道质疑呢。他也是奇了怪了,那些个喜欢才启未的女的瞧着都挺着调,怎么就一脚踏进了他的陷阱?文盛决定不带成见地认真想想。长的吧,就啥不说了,五官也算齐整,不缺鼻子少眼儿,大高个儿一身腱子肉也能弥补一下娘胎里的不足。事儿吧,也有的干,好歹也是个执行CEO,这里面有没有施沐晨照顾的成分?有,但也不乏他自身的价值,施沐晨他还不知道吗,知人善用,他要真觉得你不行他宁换别的方式填乎你也不会叫你拖了后腿。钱吧,真不多,毕竟他们家出过那么一档子事儿,债也是没少欠,还完还能剩啥,但好在千金散尽还复来嘛,他这也是挣钱呢啊。性格呢,应该算不错,不爱急讲道理,你强他弱,你弱他强,不争。要这么看来吧,姑娘们也都不算走眼。是他这个深柜,这是真坑人。能离开他,也算她们智商不差,好歹都还有自我防备意识。但是,文盛半点儿不同情她们,谁让她们自己乐意前仆后继的。他还得妨着她们,万一一个不留神,哪个扶摇直上,搞不好才启未还真就被领着鼻子走了。他深柜嘛,他这辈子也不会从那柜子里出来的,逮着机会他就得削尖了脑袋往直男队伍里扎!而且他一旦归队,想都不用想,他立马儿能把自己洗刷干净,到那时候儿,文盛想,他肯定被他拿铲子埋个干干净净,他行他能他敢。所以,一开始就不能给他机会。你妈休想拿橡皮给老子擦干抹净!我毁你?对了,我他妈还得毁你一辈子!反正我这辈子都让你毁了,你还想撤?这孙子随时想撤的劲头那真是最让他糟心。什么人啊,在一块儿时候你好我好大家好,一分开,他就当没你这人。这谁受得了啊!
  小潘大夫还得上工,才启未也赶时间,道了谢,自然是两厢散去。办完手续,划价取药,一通折腾下来一上午也算搭进去了。
  就说他这人缺心少肺吧,听说他没事儿了,立马要去公司。文盛问大年底的你有什么可忙的,才启未说那也得点个卯去再说爱加事儿也多,我也得去。
  那我呢?他问。
  你?回去休息。
  他妈的。文盛甚是不爽。好歹我也是留院观察了一夜的病人吧,虽然并没遵医嘱留下,你不得伴君侍驾啊?还有没有点儿爱妃的样子!这点靳少君就不知道比他强了多少倍,他也是鲜少生病,偶有头疼脑热,他跟外太空他都得飞回来床前伺候!想到这儿他给靳少君发了个微信,这几天在才启未这儿,他就没跟他联系。
  车停在急诊楼前的停车场,他们今儿来的早,算是抢上了车位。才要上车,救护车呼啸而来,后面还跟着辆警车。在场的人有一个算一个,无不驻足凝望。车上抬下来个血了呼啦的人,急诊楼里也出来一大帮医护人员,那叫一个热闹。
  “嚯,这是什么情况啊?”文盛也跟着看热闹。
  “上车,啥情况也跟咱没关系。”
  “是警察啊是罪犯啊?”
  “你要这么好奇,我回头发微信给你问问小潘大夫。”
  “啥玩意儿?你还加人微信了?”文盛怒目圆睁。
  “加了啊,昨儿你一直不醒,人家又下班了,保险起见我肯定得留个联系方式啊。”
  你大爷。文盛跟心里骂。你倒是撩得一手好妹妹!动作真他妈快!简直不给人防守时间啊!
  小侯儿护士远远瞧见了才启未跟文盛,可说是大吃一惊,要不是昨天跟才启未吵架记住了那张脸,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昨儿分明还是农民工呢,今儿怎么摇身一变成大款了?开辆凯迪拉克不说,一件儿大衣顶她半年工资了吧。怨不得昨儿那小姑娘浑身名牌儿呢,一口一个总叫着,备不住是谁小蜜!哼!不正经!她决定回头跟小潘大夫八卦八卦,还有没有天理啦,她们成天累死累活,有人却一步登天!尤其这落差是咋回事儿啊,明明这么体面,昨儿怎么那德行?必须得扒!
  俩人简单吃了顿午饭,才启未把文盛送回家,往公司去了。文盛进门冲了个凉,刚要沏茶才启未来了电话,提醒他吃药,并嘱咐他不要喝茶,说喝茶解药。奶奶个熊。他都把茶叶放茶壶里了。罢了。就是这药吧,吃了更困了。他本来就困,抗过敏药下肚更困,他歪在沙发上,靳少君给他回微信他没说几句就会了周公去了。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