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9③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9③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9-08, 16:59


  鹏子收拾是义务,他是给谭琳干活儿的嘛,可那么一团乱全叫人孩子拾掇,才启未也觉得不合适,把文盛安顿好,让他躺会儿睡一觉,才启未就出去帮鹏子了。文盛不乐意睡,非要领才启未上医院,才启未也是无奈,说祖宗你别闹了,多大点儿事儿啊,连哄带劝外加赔上一个吻,这才得以脱身,他也保证了,规整好就跟他回家。
  事实远比所以为的更让人糟心,不收拾还好,一收拾方知何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把杂物房的东西搬出来,鹏子和才启未四目相对,都很好奇谭琳究竟是如何把这些破烂儿堆进去的——也太他妈多了!
  “才哥,这咋弄啊……”鹏子要哭了。
  “别急,别慌。这样儿,你找个收破烂儿的去,咱先把不要的处理了。”
  “这大年底的收破烂儿的都回老家了!”
  “不见得,你找找去,我记得他们村儿就有,应该就本地人。”
  “得。”
  鹏子刚抬腿开拔,才启未喊住了他:“你看谭姐要是不忙就让她回来,要不要的最好她决定。”
  “成嘞。”
  鹏子走了,才启未长出一口气,从围裙兜儿里摸出烟盒,忙不迭点了支烟。第一口吸进去,顿觉放松。累死他了。抽了半支烟,他摸出手机,发现文盛没动静儿了。好半天之前,他欠欠地给他发了个空格。倍儿讨厌。明显没休息逗着他玩儿。他哪有工夫儿搭理他,那会儿他正跟鹏子往出搬一破柜子。
  用脚碾灭烟蒂,谭琳还没过来,才启未往文盛那儿去了,看看他干嘛呢,是不是老实休息呢。刚可把他吓坏了,这要是给他砸出个好歹,简直不堪设想。揪心死他了。这家伙,老这样儿,默默在他身边,默默对他好。明明那垫子倒下来他离着八丈远,可硬是窜过来把他护在身下。傻透了。从小到大都这副鬼样子,嘴上嫌弃他跟什么似的,永远没半句好话,可若他有一丝委屈一丝危险,他永远都站在他身旁,坚定不移的。
  轻轻推开门,才启未往屋里看,太阳快要落山了,光线并不太好,但他隐隐觉得哪儿不对。定睛看了看,他大喊了声“文盛!”飞快按了电灯开关。
  文盛下半身在床上,上半身耷拉在床下,脸离着地也就几公分,而在他的脸下方,是一摊一摊的呕吐物。手机,就掉在呕吐物旁。
  “文盛!”
  无人应答。
  才启未去摸他身上,凉凉的,浸透了冷汗。
  “文盛!”
  男人的身子也很软,若不是还有鼻息,才启未怕都要昏厥过去了。
  他一个劲儿拍他的脸,摇晃他的肩,男人全无反应。
  “文盛!”
  才启未把他扶起来,蹲下来把男人往自己背上驮,奈何没了力气的人东倒西歪,他是迟迟没法把他背起来。
  谭琳本是不着急不着慌蹓蹓跶跶过来的,见院儿里没人,正纳闷儿才启未上哪儿了,就听见才启未喊文盛的声音,那声音简直撕心裂肺。一路小跑儿谭琳就奔才启未那屋儿去了。
  “妈呀这是咋了?”
  “琳琳姐快帮忙,我背他去医院。”
  “这这这……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啊!”
  “中午吃坏了?发烧吗?”
  有谭琳帮手,才启未把文盛背了起来,大跨步往外走,向东的小院儿在大棚后面儿,他得穿过一个挨一个的花棚才能去到车那儿。
  “启未你车钥匙给我,我先把车给你倒出来。”
  “围裙下面,裤袢儿上。”
  “我给鹏子打电话让他回来,让他跟你们去医院。”
  “不用,我上车给他助理打。”
  “哎呦我的天呐,他怎么都人事不省了,这是这是……我也给向东打电话吧,你们不能没人接应。”
  才启未简直急疯了,文盛沉,但他背着他竟感觉不到沉,健步如飞。他怕极了。就问他是不是砸着哪儿了,就问他有没有不舒服,别是砸着脑袋了。他倒好,就会插科打诨儿!他打冰球,他受过的伤、见过的伤多了,暴力冲撞下脑震荡的多了去了,甚至寸了脑死亡的都有!刚那一猛子乱七八糟砸下来,谁知道啥情况啊!他把他护在身下,他都能感觉到强烈的冲击力,就别提当了肉垫儿的他了。
  谭琳先一步倒车出来,帮着才启未把文盛扶进车里,她说我开车你后座扶着他。才启未说别,我开,你扶着他,注意垫着他脑袋,有靠垫。说完他就钻进了驾驶席,一脚油门就出去了。
  他妈的,才启未想抽自己,他发微信给他那会儿,恐怕是最后有神志的时候,而他竟以为他是无聊骚扰他。
  
  才启未是背着文盛一溜小跑儿扎进急诊室的,惹得护士小姐连连惊叫,也不怪人家,他愣头愣脑闯进来,一脸活阎罗的神情,挂号?排队?他脑子里根本就没这根弦儿。
  “你你你……什么情况?”小护士一脸懵逼。
  “他昏迷了。快叫大夫给他看看。”他说着就往空的担架床上放文盛。
  “哎哎哎,你别往这儿放他啊。”
  “不往这儿放往哪儿放?”才启未急起来也全然没有平素的温和神色,再加上他又高又壮,一身工作服脏兮兮不说,人也是灰头土脸,落拓就显得凶恶。颇有些歹徒穷途末路的意思。
  小护士也不客气,“爱往哪儿放往哪儿放,反正不能往这儿放,你挂号了吗?让你进来了吗?”一是才启未这急赤白脸的劲儿冲撞了她,二来她看他破衣拉萨也是有点儿势力眼。
  “你什么态度啊,赶紧叫大夫去,是不是治病救人的地儿啊,你们给他看上我再去挂号不行啊!人命要紧手续要紧啊!有没有轻重缓急了!”
  同样,小护士那一脸嫌恶的态度也惹火了才启未,他本是心焦现在是上火。
  “什么叫我什么态度!我就这态度!你赶紧把他搬下来,这床是等下儿要接一个车祸病人的,120正往我们医院送呢!”
  “不是120送来的你们还不看是怎么地!车祸怎么了,他都昏迷了,你有没有职业精神!先来后到,急诊室又不是就一个大夫!”
  谭琳停好车就火速赶来了,赶来就瞧见小护士叉着腰跟才启未吵架,听两句她就明白了,她也不干啊,马上加入了战局。谭琳声音高,谭琳跑社会好么些年嘴也厉害,谭琳这把年纪也豁得出脸去,小妮子马上就要败下阵来,可又不甘心,气得直跳脚儿。紧接着踩着细高跟穿着小套装挎着普拉达的小苏也赶来了,她也是糟心,打扮得美美的参加同城聚会,一个电话就让才启未叫出来了。而且而且,这啥情况啊,才总怎么灰头土脸的,身边咄咄逼人的女士又是谁咋也看着脏不溜秋,而她“亲爱的”文总肿么了,“死”在一张附脚轮的小推车上又是什么情况?关键,怎么连他都一副农民相儿啊?
  “这是怎么了呀!”
  小苏声音嗲,浑不知怎么一回事儿着急直跺脚,那小细跟儿哒哒哒也是尖利得很。这声儿她自己听着都心疼,奶奶的,又得补跟儿去,老娘的鞋贵得很呐!大魔王也必须不能挂啊,大魔王是她的衣食父母呀!没有大魔王赏饭吃,她如何能买小皮鞋、小短裙以及限量版小包包儿呀!大魔王脾气不好归不好,大魔王开工资给她可痛快了!
  护士小姐看到小苏一脸错愕,这么位“大小姐”怎么认识这仨“农民工”呀!哎呦呦,瞧她那香奈儿套装;哦呦呦,瞧她那普拉达小包包儿;咦呀呀,鞋子也是克里斯提·鲁布托的小红底呢!
  “文总!文总!”
  小苏简直都要哭了,你这混蛋王八蛋快给我起来呀!
  终于,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这场闹剧落下了帷幕,他们终于把急诊室大夫闹出来了。是个女大夫,戴着副眼镜,那也掩藏不住她眼底的严厉。
  “干嘛呐!唱大戏啊!这是急诊室!”
  “大夫!您快给他瞧瞧,昏迷了,不省人事!之前我们收拾杂物,倒了,把他给砸了,是不是碰着头了?”才启未抓住了救命稻草。
  女大夫倒是非常专业,赶在才启未张嘴前已经俯身扒拉文盛的眼皮,强光手电这会儿照着他的瞳仁,另一手搭上他脖颈探他的脉搏。
  “潘大夫您不是下班了吗?”小护士一脸错愕。
  “小侯儿,赶紧把他推进来!”
  女大夫呼呵小护士,小护士麻利儿听吩咐办事儿。她费力地推,大夫也上手帮着推,一行人跟在她们身后,却最终被大力的拉帘儿声挡在了外面儿。
  “别跟进来!”女大夫说得坚决果毅,不容反抗。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