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8③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8③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8-25, 17:10


  三步两步文盛就进了冲淋室,这都不用找的,关门的就这一间。一把推开,热水下鲜活的肉体里面跃入眼帘。他又不是瞎子,他必然一览无遗。
  才启未一惊,谁冲凉插门啊,门关着自然有人,看不见门关着也看得见水龙头开着呢吧,从来也不会有人推错门。但你架不住文盛来势汹汹摆明了耍混蛋。这像什么话啊,他一丝不挂,他穿着大衣。
  砰。才启未一把关上了门。
  砰。文盛从外面又给一把推开。
  砰。才启未再关。
  砰。文盛又开。
  “你神经病啊!再推我给你摁喷头下面!”
  “我试试你哑了没。”
  呵呵哒,你就得搭理老子!
  才启未胡噜了一把头发看向文盛,看他那盛气凌人的嘴脸,看他那桀骜不驯的神情。他也真被他气懵了,他也绝不食言。文盛穿戴多整齐啊,那真是抓住衣领一把就薅过来。躲闪不及是其一,才启未劲儿大不吝惜是其二,文盛就得乖乖让水浇。他倒想不乖呢,他也得干得过啊!劲儿没人家大,人家还裸着身上滑。骂人也不顶用,张嘴准要喝澡水。
  这一通折腾下来,才启未冲干净了,文盛成了落汤鸡。
  啪一下关了混水阀,才启未打算一脚把这混蛋踹出去,岂料文盛大约是一直等着这一刻奋起反击,倒叫他来了个出其不意。
  他让他吻了个结实,吻了个懵逼,吻了个昏天黑地。嘴不饶人手也不示弱,跟鹰爪似的钳着他的屁股,掐得又深又用力。那膝盖也是帮凶,这会儿恶狠狠地顶着他***,那架势简直是要废了他不行。如此这般,才启未本是狮子下山这会儿倒成了猛虎落地。
  才启未只有一双手,需要营救的却有三处,究竟是推开他的脸解放他的嘴,还是掰开他的手解救他的屁股,亦或是搬开他的腿让那话儿松快下来……
  纠结中,湿滑的舌头肆意妄为地横扫他的口腔,舔过他的上牙堂,背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好生战栗。蹂躏他臀瓣的手也上下游移,一把一把攥的似乎是黄金那叫一个爱不释手。膝头尤为改观,泰山压顶之势退却,改为了和风细雨的摩挲。其实这会儿他一脚蹬开他易如反掌,可是吧,才启未有些于心不忍,他的肢体语言比他的嘴讨喜得多,全身都传递着一句:我好想你。
  心一软,对抗之势便就败下阵来;劲儿一泄,男人的掠夺反而更上了一层楼。颓唐之势也如大坝泄洪,没办法,才启未本来就累嘛,一场训练下来实在耗能,哪还像小时候喝瓶饮料坐下维圈聊会儿天儿又欢蹦乱跳。不再年轻了,他想。
  文盛本来并没想干嘛,他也就是抖个机灵寻个脱出,可这唇与唇一挨上,立马儿就不一样了。他特别不愿意承认,他想死他了。怄气归怄气,撕逼归撕逼,但见不到他搂不住他,总归是吧吧儿盼着的。他也不明白自己这是咋搞的,像个毛头小伙儿动辄就下身充血。
  “起开。”才启未好容易要回了自己的嘴,说话都有点儿喘,文盛吻得太激烈,让他都快缺氧了,他就像只野兽,根本就是撕咬猎物呢,“一会儿有人过来了。”
  “哪儿他妈还有人。”文盛甩掉了身上沉甸甸湿漉漉的外套。
  “怎么就没人,也许谁忘了东西回来取,也许清洁工会过来打扫冲淋间,你脱衣服干嘛!”
  “老子不怕人看,大爷就喜欢摸男的管得着嘛!也就是你,成天装!”文盛说着拉过了才启未的手。
  才启未隔着裤子摸到了那热烘烘硬邦邦的玩意儿,想抽手哪儿还来得及?可就算这样,文盛也厚颜无耻地用他的手弄自己那话儿。性欲毫无疑问是可以传导的,明知不可为也还是会被欲望主宰。
  唇舌再次被占领,才启未温顺了许多,这让文盛吻得更投入,吻得更动情。他那儿也硬了,伸手去套弄,他能感觉到他明显的急躁。吻,也随之热烈起来。他的回应令他特别愉悦。在性这件事上,才启未还是很让文盛刮目相看的,这厮比他也强不到哪儿去,活脱脱一只狼。戴凡那小婊子还算听话,乖乖发来了让他拍的视频,偷拍并不能以***儿档次要求,看也就看个大概其,那他瞧他也瞧得挺真切,把个小婊子干得嗞哇乱叫,委实不惜着力气啊他,那叫一个带劲。这戴凡他也是服,才启未不知道他原形毕露,他倒是毫不遮掩。你睡我情儿倒是睡得起劲。没看完视频文盛就恨不能给他撕了。你炫耀个什么大劲儿!你再炫耀你也是被他骑,老子从来都是骑在他身上!
  手摸进潮湿的股缝间,才启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冷是一说,那儿敏感也是原因。不得不承认,他很难抗拒这里的欢愉。这让他特别难堪,却无能为力。
  臀瓣间潮乎乎的,但洞口甚是干涩,文盛也不可能变出润滑剂,便吐了两口唾沫作为润滑。手指捅进来才启未的脸扎进了文盛的背,那一瞬间的战栗几乎令他叫出声来,所以他才这般硬压下去。胸膛与胸膛挤压着,下身与下身摩擦着,与周遭寒冷的空气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两人交缠的温度,它是热的,甚至可以说是烫的,这种由内而外的燃烧仿佛焦灼的炭火,芯子比表皮更加灼热。
  “手别闲着啊,下面儿俩棍儿呢。”文盛说话的声音很轻,但在这极其安静的环境中也足以让才启未听见。他的唇就在他的耳畔,说话时嘴唇的蠕动像是故意挑逗他的耳垂。
  确实是两根棍儿,硬得不像话,也烫得不像话。单手握住两根阳具总归有些吃力,但才启未还是撸动了起来,以他喜欢的频率和速度。
  文盛何尝不想干脆把他翻过来,掰开他浑圆的屁股去操干他,想疯了。可他不能。要就这么插进去,他能把他弄死。他要是个女的下面儿能湿还差不多。
  这么想着,他咬着他的耳根说:“你要是个女的,我一天干你八遍,次次都射进去,让你不停给我生孩子。”他说着他还用力咬他,咬他肩头,咬他脖颈。
  才启未被他咬的生疼,却扛不住后穴传来的快感。那粗硬的手指在里面翻搅,更会不怀好意地向前列腺发起冲击,他都快被他弄崩溃了,哪还有力气招架他的淫言浪语。实际上,他的头脑是空白的,除了充血的下半身,什么存在感都没有。该死的,他再这么捅下去他肯定会射出来,这是肯定的,因为在他的撸动中,那话儿已经胀到发疼了,那是他熟悉的方式,也是他觉得舒服的方式,毕竟右手是他多年的朋友。
  怀里的男人越来越兴奋文盛当然感觉得到,听他那粗重的鼻息吧,看他那微微颤抖的身躯吧,还有那频率愈发快力道愈发重的右手。他当然让他爽喽,他只管配合他就是喽。但他很想看他的表情,可他却把脸藏在他身后。他拉住了他的头发,他偏要看他情动的模样,他还要啃咬他的嘴唇,吮吸他的舌头。
  才启未实难忍耐,文盛不仅坏心眼的戳他,他还迫使他看着他,那眼神儿极尽调戏的意味,向他彰显权威。
  “你混蛋。”
  再多他也不能骂了,他吻住了他,吻得火热吻得放肆,为所欲为。他射了出来,在他与男人激烈啃咬的当口,爽得淋漓尽致。天知道为什么提心吊胆反而会情欲高涨,他真怕有谁走进来,看见他跟文盛这般打得火热、不知羞耻。
  文盛舔了舔嘴角,硬把才启未掰过去,迫使他手撑着格挡背对自己。他那情难自禁的模样狠狠撩拨起了他的征服欲,但他也不能真肆意妄为,他怕他脑子一热把那玩意儿捅进去疼坏了他。这事儿却也容不得他纠结,一是他欲火中烧二是才启未也不是死的啊,他会反抗。所以即便他已经掰开了他的屁股,却也只是在他股缝间摩挲。阳具沾染着才启未射出的精液也混着他渗出的爱液,摩擦起来还算湿润,他让他把腿夹紧,就这么执拗地在他身后发泄着欲望。可这毕竟不像真枪实弹来的那么舒服,那点儿润滑也很快干涩起来,弄得他宝贝生疼。
  他不爽,他发号施令就格外不耐烦:“给我舔舔。”他的语气里没有请求只有命令,那高高在上的态度完全不加以收敛。
  才启未活了三十多年都是个直男,你让他给男人***本就有困难,再来这么副鬼态度只会更激怒他。尤其,他是男的他能不知道他不爽嘛,他也没想袖手旁观,他本是想抚慰他的,可他不好意思嘛。这下可倒好,他又把他惹毛了。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8③

帖子 由 平朵 于 2016-08-26, 19:29

啧啧,这俩真是够烦人的,耍花腔
avatar
平朵

帖子数 : 93
注册日期 : 11-05-07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低等动物》chapter28③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8-30, 16:57

乐不可支, 相爱相杀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