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6③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6③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7-22, 17:00


  “啊?”靳少君懵了,这他可万万没想到,“戴凡?”
  “嗯啊,韩坤不是老缠着戴凡么,有回他们聚会,韩坤把戴凡办了,当天文盛带了个朋友来,戴凡一哭他把人打了,韩坤那脾气你也知道,炸了,跟文盛那朋友就动手儿了,结果他之前骇大了,一激动抽了,差点儿被呕吐物给卡死,还是文盛那朋友给他做人工呼吸才捡回一条命。要说也都是敞亮人,不打不相识不挺好么,可韩坤爱面子啊,让我们家老万做东说要谢人家,结果弄来一帮黑社会闹事儿扬言要报仇,这一家伙他们哥儿几个就跟他翻了。”
  靳少君不住地捏着额头,不用说啊,这个“文盛的朋友”八成就是才启未。这也像他能干出来的事儿,他正嘛,他正韩坤邪。只是靳少君不知道才启未给戴凡出头时睡没睡戴凡,他俩啥时候认识的他都不知道。然后他想起来那天看戴凡聊天记录了,怪不得开头看得云里雾里呢,哪来那么多试探。联系这些旁枝末节,靳少君头脑里的序列码开了,这个不对那个也不对,唯一正确序列就在这些无序里慢慢被建立起来。他猜,大约是戴凡看上才启未了,并非文盛指使戴凡去色诱才启未,是戴凡自己看上才启未了,原因很简单啊,才启未跟他素不相识却替他出头啊,文盛不过是顺手推舟罢了,他知道戴凡对才启未抱有好感,或者说觉得才启未也许有点儿喜欢这小婊子,就把他推了出去,把他推出去那直男就沦陷了,直男一沦陷他就掐住他把柄了。把柄用来干嘛?文盛就不是柏拉图的主儿,才启未再是不干不脆,那他八成也已经跟才启未上床了。所以才启未几次欲言又止想说的可能就是文盛跟戴凡的事儿。
  “少君,少君?”
  手腕被拉扯,靳少君才从头脑风暴里回神。
  “想什么呢?怎么出神了?”
  “啊?哦……”
  “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
  靳少君苦笑,“是啊,累。”
  “别这么累,你都快成工作狂了。也不怕老的快。你还有生活呐!生活!”安安说着凑近了靳少君,“不过你一忙起来,世界各地飞来飞来,文盛这厮倒是真想你。我就说他别扭吧,你追着他他不当回事儿,你不理他他就死活要抓住你。瞧瞧瞧瞧,那孩子那电放的。”
  靳少君顺着安安的眼神看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孙仕杰带着那俩小鲜肉坐过来了,这会儿其中一个正跟文盛起腻呢。是个上等货色,浓眉大眼,鼻梁高挺,厚嘴唇掩不住性感,宽肩细腰个子也不矮。再低头看看,怪不得腿上觉得热呢,文盛的手就在他大腿上。
  孙仕杰见靳少君看向他们这边,笑不羁地开口了:“少君吃醋啦?”他一贯爱逗靳少君,喜欢他嘛,要说他最不甘心的就是没吃上靳少君这口鲜肉,简直垂涎三尺呐。
  靳少君似笑非笑,并不理会他。
  “头发怎么染黑了?我就没见过你黑头发,也挺俏啊,比小鲜肉还鲜呢。”
  “诶诶诶诶诶!”文盛拿酒杯碰孙仕杰的酒杯,“有点儿溜儿啊,你别老调戏我媳妇儿。”
  “啧。”孙仕杰跟文盛碰杯,“我逗他两句你就不干了,怎么我早没发现你这么专情呢,少君跟着你越久你是越疼他啊。”
  “喝酒,话这多。”
  靳少君也朝孙仕杰举了举酒杯。
  可孙仕杰不甘心啊,美人儿离他八丈远还不正眼儿瞧他也就罢了,靳少君一贯冷人冷面嘛,但你文盛可就太不够意思了,我就好调戏调戏冷美人,你不让两把你还帮他拦,我能舒心?
  “你今儿怎么没叫戴凡过来啊。”
  一箭双雕。这话既是说给靳少君听的也是说给文盛听的。你靳少君也别端着真当自己明媒正娶,文盛情儿多了,怎么就你神圣不可侵犯;你文盛也别充大个儿谁不知道谁啊,全都是逢场作戏罢了,你丫还玩儿真爱不行?上回为个戴凡跟韩坤蹭了,这回你总不能再因为靳少君跟我翻车吧?
  孙仕杰看着两人,靳少君脸上没半点变化,文盛不行,他没那个功力,他也是喜形于色的主儿,这不,瞪眼了。他瞪眼了孙仕杰就开心了,见好儿就收,点到为止。反正他也不是靳少君的对手,但架不住他就喜欢败给靳少君。
  “哎呦杰哥你还差戴凡啊,瞧你带这俩帅哥,多英俊。你又看不上凡凡那款,别闹了。”安安解围,她瞧出文盛挂脸了。干嘛呀,这日子口儿,朋友们齐聚一堂庆祝义结金兰八周年,扯这些咸淡扯不好再呛呛起来,有意思嘛。安安也是真心发愁这帮老男孩,各个儿都是小霸王,亏的他们打认识能处到现在,简直是一群仙人掌,挤一起倒是不嫌扎了。
  “我是瞧不上啊,”也是喝了酒,孙仕杰的嘴把门卫士就松懈了,“我也没想办他啊,可是你瞧我今儿带这俩,他们跟戴凡玩儿玩儿我瞧瞧也算赏心悦目嘛。”
  说时迟那时快,靳少君一把攥住了文盛的手腕,“我忽然想起来,我手机好像掉了。”
  “啊?”文盛看向靳少君。
  “我去找你的时候是不是没拿手机?”
  “我操,丢了再买,一个手机你也急!”
  “我好多草图拍了在里面呢。”
  安安着实佩服靳少君。她一个女的都没靳少君这么贤良淑德。眼看文盛就要张嘴,张嘴绝对说不出好话,说出来八成要起冲突,他不显山不漏水就把话给岔开了。
  “那他妈怎么着啊!”
  看吧,单细胞生物马上忘了重点了吧,人家一牵鼻子就跟着走了吧。
  安安助攻,“傻呀你,陪少君去车上看看,是不是忘在车里了。起开起开,我跟杰哥老没见了,蹭他小鲜肉喝两杯。”
  “妹子这可不敢,小万再把我砍了。”
  “哎呦,我就过过眼瘾。你都哪儿挖出来的帅哥啊,我看比我们经纪公司的小艺人还俏呢。”
  
  “你说你心多大啊,重要你还插车上充电。碰上砸车的没什么可拿就拿你手机。”文盛竖起大衣的领子,点了支烟。
  “我心大,你心小。你以前不这样儿啊。”靳少君拿了手机关上车门,他当然知道手机在车上充电呢,他不过就是找个由头把文盛拉出来冷静冷静头脑。至于嘛,怎么眼看就要火冒三丈了,戴凡陪他们也不是一两天了。但说到底靳少君心情还是很好的,孙仕杰惹他他也不在意,文老爷横在他身前呢。他有点儿变了,靳少君感受深切,以前他哪曾管过这种咸淡话呀,孙仕杰动手动脚也没见他瞪过眼。他也柔和了不少,说话不那么刺棱人了,似乎有点在意别人的感受了。这些变化诚然都是才启未出现以后才发生的,但靳少君不介意享用。这男人确实欠调教,也没人敢调教。
  “我以前哪样儿?”
  “消消气吧,杰哥今儿高兴,多喝了两杯。他你还不知道嘛,又没恶意。”
  “哼。”文盛冷笑,“打过来他眼珠子就没从你身上挪开过。”
  “因为这啊?”靳少君讶异。
  “总之我不爽就是我不爽,你管我因为什么。”
  “不爽我们回去走走过场就撤。”
  文盛抽烟,不说话。
  “还真是呢,你今天没叫小凡。”
  “我叫他干嘛,我又有不想见他。”
  “呦,小凡惹你生气啦。”
  “我跟他生的着气嘛。”
  靳少君笑了,“我从日本回来倒是叫他陪了我两天。”
  文盛不置可否,他这人虽然一贯不讲理,但他守诺言。他答应戴凡不用再去陪这帮人他就不会食言,更何况才启未喜欢他,他乐意不乐意也要给才启未点儿面子。靳少君不一样,靳少君让戴凡去陪着他不管,戴凡就是个玩意儿,他的玩意儿靳少君想要啥他给啥。抬眼看向靳少君,文盛心里不太是滋味,这多半年他光跟才启未较劲了,完全对他疏于照顾,当然以靳少君的性格来说也是挺奇怪,照理说他早该窜了,但他没有。真是长大了,他看着他想,弹指一挥间也到了三十而立的年纪,知道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了。其实他挺害怕靳少君跟他掰扯才启未的,掰扯急了他也不会离开才启未,何必呢。对啊,何必呢,文盛想到才启未就糟心,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到底还有什么不甘心的,根本就是乱了阵脚。起先觉得能待在他身边就挺好的,结果他还是把他给睡了,把他睡了这事儿非但不熄火儿反而愈演愈烈,愈难罢手。到底要怎么着啊,他想不明白。
  “喂。”靳少君的冰冷的指尖抚上了文盛的脸颊,“我觉得你不开心唉。”
  文盛的手附上了靳少君的手,细细地摩挲,久久地。他喜欢将他的冰冷融化的过程,喜欢他汲取自己的热度。
  “我们晚上回去看《纸牌屋》吧,为了等你这季我都还没看呢。”
  “等我干嘛。”
  “我不想陪你再看一遍。”
  再是铁石心肠的人都会被感动的,文盛又非铁石心肠,他想,这么多年他跟靳少君能一直相处下来,其实都在靳少君,他总是那么坚定的认为他们会一直在一起,弄得他不知从何时开始也有了这种念头。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