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0③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0③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5-05, 17:02


  紧张。
  每时每刻,紧张。
  施沐晨温柔地笑着把丝巾放进他西装上衣的口袋里,整理得漂漂亮亮,才启未紧张。
  小飞带着女朋友跟他打招呼介绍他们认识,才启未紧张。
  宁一鸣一边对镜整理头发,一边从镜子里凝视他说我他妈竟然有点儿紧张,才启未紧张。
  费彬搂着他的肩膀举着手机自拍说茄子,才启未紧张。
  陈纪霖操着一贯温和的调子跟他插科打诨,才启未还是紧张。
  这场婚礼,盛大的、奢华的、每一处细节都叫人惊讶的婚礼,让才启未紧张。不仅仅是这前所未见的排场,更是这四海宾客的豪华阵容。
  面对重大场合才启未本能地就会紧张,比平素更要命的是,这还是施沐晨的婚礼,这紧张之上又添了几分焦躁。
  当真难熬。才启未恨不得时间咻地一下就过去,一眨眼他就已经到了机场。然而,难熬的时间总是格外漫长。每一分、每一秒,简直度日如年。
  他来的不算早,却也没逃过那些个寒暄,却也没逃过跟施沐晨正面相对。天知道他都说了些什么,天知道他与一身板正西装的施沐晨四目相对时心脏是哪般的跳动。更别提那硕大的led屏上滚动播出的视频,一会儿是施沐晨,一会儿是秦浪,摇晃的镜头下,听他们讲述他们的爱情故事,听他们收到的祝福,他却逃无可逃。
  这会儿,看着施沐晨和秦浪相携走下宽大的楼梯,看阳光把他们和身后的伴郎团勾勒上金边儿,看身边人由衷的微笑与喜悦……才启未觉得只有自己被乌云笼罩。原来,他远没有自己想象的坚强。原来,这十数年的情感并不可能弹指间灰飞烟灭。他都已经快要忘记了,他曾那么那么地深爱过一个男孩儿。对,那个男孩儿。在他的记忆中,施沐晨总是那样的一脸青春飞扬。
  庄严肃穆的婚礼进行曲被年轻的钢琴师演绎得不失温情,大乐队的合奏将喜庆氛围推向极致。花童扬起了轻薄的花瓣,鼻子似乎都能捕捉到那甜甜的花香。
  眼眶里充盈着温润的液体,才启未不知道这眼泪究竟是看到施沐晨的幸福而感动,还是他在凭吊那逝去的青春年少和那份最初的怦然心动。
  他强忍着,硬是要把这热烘烘的体液憋回身体里。
  不能哭。绝对不能哭。
  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他反反复复告诫着自己。
  目睹着仪式按部就班的进行,才启未觉得浑身腿沉,沉的撑不住身体。当两人携手共同将香槟倾倒进香槟塔,看他俩眉目间的默契与爱慕,那跟之前施沐晨与他的四目相对是截然不同的。这刺痛了他。他长久地注视着两人,施沐晨的容颜明明那么熟悉,却总也不是他记忆中的模样。他不知道这是幸还是不幸。他听不见他们的任何话语,仿佛一部电影在以静音模式播放。因为他不想听见。半个字也不想。听施沐晨与别人许下诺言,就像拿锤子猛敲他内心的玻璃塔。一条缝隙,再一条缝隙,他真怕这高塔顷刻间倒下,将他压得粉身碎骨。
  “你丫蠢啊。”
  肩膀上压下一份重量的同时,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才启未不可置信地回头,瞳孔里映出的还真就是文盛那张脸。
  “你……你怎么……”他都惊呆了。
  “走啊!”相较于才启未,文盛一脸的气定神闲。
  看见身边的陈纪霖投来不明所以的目光,才启未压低声音问:“你来干嘛?”他不敢有大动作,因为他跟陈纪霖站得很靠前,他都不敢想象万一施沐晨和秦浪注意到文盛的出现,那得多……糟心。
  “你来干嘛?”文盛反问,问得理所当然似的。
  陈纪霖打量着文盛,他并不认识他,瞧着也是衣冠齐整风度翩翩的人,怎么说这么不合时宜的话?什么就蠢啊就走啊?今儿个施沐晨大婚,亲朋好友都在,谁不是送祝福来的?怎么这位带着股子火药味儿呢?
  “你管我。”才启未骂人都得压抑着,“有病啊你!你赶紧走!”
  “你走我就走,你不走我也不走。怎么说我跟施沐晨也算十多年的交情吧。他结婚我不兴来瞧瞧?”
  才启未气结,“神经病!人家写请柬给你啦?你要真记着大家十多年的交情,马上滚蛋!这什么日子啊?”
  “对啊,这什么日子啊,他请你,他他妈才有病呢!病入膏肓了他!”
  “这位朋友……”陈纪霖开口了。他以前是施沐晨的副手,现在管理上海子公司,跟施沐晨和才启未关系都不错,但他一不认识文盛,二不知道施沐晨跟才启未以前那点儿事儿,他仅是以大家都是宾客前来祝福的立场提醒文盛:“您要闲聊叙旧也等仪式结束好不好?现在是这对新人的舞台。”
  “你谁啊,我们俩说话有你什么事儿?”
  文盛一贯就这个德行,目中无人都是夸他,那不可一世的劲儿十个人十个招架不住。他就是个火山,没前兆喷火分分钟的事儿。
  “你怎么说话呢?”站在陈纪霖旁边的太太不高兴了。
  陈纪霖赶忙握了握太太的手,让她别再说话。他们这儿已经引起宾客们的注意了,她说话声音尖,更得吸引目光。看吧,果不其然,施沐晨和秦浪的目光扫了过来,包括身后的伴郎团。一时间,他看见秦浪的脸垮了,施沐晨的眉毛拧了,彭勃的手握成了拳头……这这这……
  真就是一瞬间的事儿。就是视线落在他们这边的一瞬间。
  才启未都疯了,他拽住文盛的手腕就往人群外面走。
  文盛也是欠,他又不瞎,他瞧见秦浪脸绿了,也瞧见施沐晨太阳穴青筋暴跳了,还有彭勃,好么,那一副要活吃了他又不能的模样,“你嘛呀,别弄得像落荒而逃似的,狼追你啊?”他欠就欠在,偏就不收敛,他说得嚣张毫不遮掩,他还跟施沐晨照眼儿——怎么着吧,你能把我怎么着?诶,对,土豹子正拉着我的手呢;诶,对,你结婚结闹心了;诶,对,我让秦浪那小婊砸又灰头土脸了一遭!你今天可以爬到金字塔的塔尖儿,但你永远无法否认你是从土里爬出来的。
  嘿,文盛爽大发了!
  才启未呢?才启未可就不然了。才启未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以最快的速度拖着文盛退场,简直都无地自容了他。他没想到会是这样儿啊!做梦也想不到啊!他来参加他婚礼再是别扭、再是不乐意、再是挨虐,他也没想过让施沐晨这婚结得糟心!他跟施沐晨又没仇儿!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