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20①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20①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5-03, 16:59


  才启未醒来比闹钟定的时间又早上了五分钟。有事儿睡不踏实,从小他就这样。阳光从窗帘透进来,看着就是个好天气。也对,谁结婚不选个好日子好天气?他枕着胳膊躺了会儿才扔开手机起来,起来摸过扔在床头柜上的烟盒点了支烟。
  不自觉的,他咳了两声,往床头上一靠,他深呼吸了一口。不舒服。掐灭烟他囫囵套了一旁的衣服起身,拉开窗帘,给窗户稍稍开了一道缝。
  茫茫然地注视着窗外,才启未的脑袋空空如也。这空,叫他很是享受。然而,该来的总会来。空上这么一会儿,大脑开始运转。一想到他即刻就要动身去参加施沐晨的婚礼,那种五脏六腑郁结的感受又在体内滋生。他实在不想这样的,但似乎却是本能反应。都已经是这样了,他发誓他也坦然接受了,可他不懂,为什么还会有这种憋闷的感觉。
  重新点了支烟,才启未尝试把内心舒解开,虽然没什么效果,但至少他尝试了他就安心一点。
  刷牙的时候他把花洒打开,水蒸气渐渐充满在一方小小的空间内,镜子里映出的容颜就消失掉了。看不见那样的自己,真好。
  西装挂在衣柜里平平整整,才启未一件件穿起来,想照镜子,才想起房间内并没有穿衣镜。
  这身西装是戴凡帮他选的。
  那天送了谭琳回去,戴凡正在做饭,他做饭还挺好吃,清淡却不寡味。两人吃过饭,才启未想起来他还没去买衣服——施沐晨的喜帖上写了需正装出席,那天他站在衣柜前琢磨来琢磨去,啥啥不满意,就觉得哪件都不合适,所以他想买一身新的西装,但他忙啊,忙来忙去就忙忘了,冷不丁闲一天,这事儿就跟他脑袋里冒了出来。他问完戴凡要不要去逛街,就觉得不合适了,嘴太快,没过脑子。按理说戴凡跟他是这样的关系,让他帮选参加前男友婚礼的西装……也忒尴尬了些。戴凡听闻他要去商场的动因却丝毫没表现出不悦,笑着说好呀没问题,包在我身上。要说还真是术业有专攻,在穿衣品味这件事上,戴凡甩出他半个地球。夸他他却说,哪有,还是你身材好,穿什么都好看。好看个鬼,都好看何苦要出来买新的。相当讨人喜欢的一个男孩,谦虚是一点,细致体贴也是一点,琳琅满目的西装便宜的一定没有,贵的可就上不封顶了,他选样式也衡量价格,这个价格衡量的是他负担的能力。选好衣服还挺花了点儿时间,他想着买点儿什么给戴凡作为答谢吧,他却不要,他说我什么都不缺,一定要说的话,我缺你。也惯会哄人的。要知道他四五六七八个女朋友加一起都没戴凡来的讨喜。他拿捏男人的度叫人特别舒服。这舒服就让他不愿去正视跟戴凡这种怎么说呢……非正常的关系。他又待了两天就走了,说团里还有安排,送他去机场,分别时才启未还真有点儿不舍。那是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老实说,他从没正经跟男孩交往过,和施沐晨不一样,那时候上学住校想不天天见也难,假期各回各家归期却是一定的,再说了,都在同一座城市,约见也是分分钟的事。戴凡就不一样了,首先他俩到底算什么就说不上来,其次又是异地,下次何时会见到,他说不出这样的约定。看着他走去安检处,他想叫他,却最终没叫出声。
  才启未对着卫生间那块半身镜整理好仪容仪表,凝望着镜中人迷茫的眼神,不免也想到了当下这一团乱麻的生活。周五的球队训练他没去,本来应该和向东打招呼,他却知会了小潘。那天他确实忙,却也委实怕见着向东。那天送谭琳回去,他的镇定全是装的。他不敢想谭琳把这件事告诉向东后,向东会怎么看他,更不敢想如果这消息在队上传开,他又该如何面对。太怕,以至于本能的就躲避。周五没去,今天周二也不去,可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呢?
  镜子里的脸孔笑了。那是才启未在练习,即便他的生活让他过了一个乱七八糟,可在出席施沐晨婚礼这件事上,他需要笑容。他不能让他看出他过的颠三倒四。这是他一定要保有的尊严。
  将第一颗纽扣扣上,才启未出了卫生间,取下挂着的大衣出门了。他约了车,由于不好意思让司机等,他总会稍稍提前一些。
  等在酒店门外,抬头看着冬日萧索的天空,那一片湛蓝叫人心驰神往。那次负气离开还真成了他跟文盛的断点。他后来来过北京几次,都是项目的事儿,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来不及叫他有分毫感慨。他留在他身上的印记消失得一干二净,可在他心上割伤的刻痕竟久久未能消散。
  说不上来,对那个男人。他滚出他的视线挺好,可如果不加载个期限,又觉得有哪儿不对。不应该啊,他想。他们走近也就是这半年的事儿。他对他来说,就该是个已作古的人。但却不像月落乌啼说的,他是他初恋的背景。他是他青春岁月里的一个朋友,但应该也就是仅此而已。可……
  不知道为什么,这阵子他老想起中学时代,想起那时的施沐晨,那时的文盛。前者倒也不奇怪,他结婚了嘛,他们的暧昧自此将被一刀切断,他想想以前也没什么不可,怀念一下而已。可为啥还会伴随着想到文盛呢?而且是很多……很多很多事儿。特别细节的事儿。无论是他们园艺社去京都旅行他给他带的柚饼的滋味,还是课间时他抛给他各种他所不知道的零食,再要不就是湖边钓鱼时,他手把手指教他如何握杆,如何扇着帽子驱赶那些前仆后继的蚊蝇。以及,他打球扭伤手腕,他是怎么站在他身后就为了给他端那托盘,或者是他发高烧他背他去医务室,一陪就是一天一宿,校医煮了挂面给他们,他撇嘴说难吃把鸡蛋和面都拨给了他……
  太多了,层出不穷由脑海深处浮现。
  他总是一副我就爱欺负你的嘴脸,却也永远温柔相待。
  他对他的感觉从来都是激烈的,是恨也好,是感激也罢。他既会因为跟他打牌输了脱光衣服气哼哼去操场跑圈,赌咒发誓一定不被这恶棍看扁,又会因为这恶霸被彭勃暴打挺身而出并揪心难过。在他最手足无措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出现在他面前,那一刻,他无法描述出自己得到的温暖。
  什么都不曾忘记。关于这个男人的一切。好的坏的。
  他不懂这都是为什么。
  他很清楚自己喜欢施沐晨,也很清楚文盛喜欢他,但至于他对文盛到底怎么回事,他不知道。甚至他发觉,即便是小二十年后的现在,他跟他的相处似乎也跟高中时代没什么区别。有时感动到不行,有时又恨不能找把屠龙刀一刀剁了他。
  唯一不同的是,高中时代,文盛那混蛋想亲他却没敢,二十年后,他硬把他给上了。他应该一拳揍掉他满嘴牙,可他却不后悔发生的那一切,虽然那并不是他想要的。
  什么啊!才启未忍不住点了支烟。真就是一团乱。那个死缠着他的男人有男朋友,自己呢,睡了他小情儿。这还像话么?这他妈叫事儿嘛?你别说放在他单纯正直的青春时代,就算往回推半年,他也不敢想自己会一脚踏入这样乱如麻的境地里。虽然这男人从他眼么前消失了,可这乱丝毫没散去一寸。
  简直没法儿活了。
  黑洞。
  果真就是黑洞。
  你无须看见黑洞中心,你也被它所挟持。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