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哈皮疯
欢迎注册交流对文文的感想~

《低等动物》chapter18③

向下

《低等动物》chapter18③

帖子 由 剑走偏锋 于 2016-04-19, 17:03


  戴凡被才启未裹进怀里,由于突然,让他一下失重,他跨在他腿两侧,胳膊下意识挂到了他脖颈上,屁股刚挨着那双大腿,温热的气息就将他包围。他的拉扯是粗鲁的,亲吻却是温柔的。轻启双唇的同时,戴凡的手顺着衣领钻进了才启未宽大的家居服里,他一触到他结实的背肌,手就像被吸住了,再不舍得离开。
  暗紫色的衣袍上黏着淡淡的香氛气息。才启未拥过戴凡时嗅到了。与文盛常用的香水气味不同,它淡得难以觉察,透着一股清冷,却又甜丝丝的。他喜欢这股味道,说不上来的味道。通过嗅觉就能挠到他的心。他也喜欢抱着他的温热,那热度不似火焰高涨,而是一点点地灼烧。也是奇怪,他想,与男人缠绵他就特别愿意去细细体味其中的滋味,那让他着迷。
  吻由浅及深再归浅,戴凡以微凉的指尖捧住了才启未的脸,他看着他的眼睛,什么都没说却在这沉默中把想要说的用眼神全说了。
  才启未会喜欢戴凡是一定的,他不仅生得标致,还深谙讨好男人的技巧。这些年戴凡看得最明白的一件事即一个人不够强大并没什么关系,只要他能调动强大的资源即可。甚至他可以柔软得没有形状,这样反而利于他将自己缠绕在任何形状之上。攀附别人而生存,寄生也是动物界的求生法则。
  戴凡再度将柔软的嘴唇凑近才启未,刚贴上去伸出舌尖他却来了个小小的闪躲。他看着他,他又追上来,吻住了他的唇舌。才启未这样逗弄他,他轻捶他的肩膀,不曾想不等他吻出个兴致来,才启未竟又放开了唇舌。戴凡撅起小嘴,做出生气的样子,伸手去推他,那点儿力气推个娃娃还差不多。推了一下两下三下,男人纹丝不动,戴凡就去扭他的肩膀,人爬上去把他往沙发里摁。
  才启未躺下去,戴凡就去拉扯他的衣衫,扯得没半点儿魄力,全靠那副撒娇的小脸儿去迫使男人就范。才启未脱下了套头衫,往地板上一扔,戴凡就追着将他压回身下。他掐他结实的手臂,掐他圆润的胸肌,手指在他硬挺的腹肌上画圈圈。这男人身材太好了,摸得他那叫一个脸红心跳。这么好摸害他怎么都摸不够,越摸越叫他神情荡漾。才启未伸手去够他的脖颈,他就跟他调皮起来。他左闪右躲,就叫他碰不到。哼,让你逗我。
  抓不到戴凡还真叫才启未心焦,他贪婪地抚摸他摸得他身上发热,可他却不叫他摸。那他能干么,他哪能这么干被他撩拨?捞了一把两把三把,戴凡闪得巧妙躲得机灵。他弓起身去抓他,他还动了点儿力气去摁他紧绷的腹肌。
  戴凡扬起胜利的笑容,那笑看得才启未起了掠夺之心,可他真想进攻了,戴凡竟又先他一步。他拽下了他的裤子,剥开他的内裤,唇舌凑上去舔舐他的阳具。那话儿本来半软不硬的,叫他一通吮吸弄得他又热又涨。戴凡偷眼去看他,小眼神儿里满是挑逗。他还故意嘬得下流,让他听见***的声响。吮吸、舔舐间他一次次看向兴奋起来的男人,毫不掩饰自己的求欢之意。津液顺着嘴角流下,他并不去吞咽,他把男人的那话儿弄得湿漉漉的还不够,他要把他下面儿全弄得湿漉漉。
  才启未的左腿从沙发上滑了下去,跪在地上的男孩马上将唇舌追了上来,他埋在他身下,凑过去舔舐他的阴囊,吸他圆鼓鼓的小球,手指轻柔地撩拨他大腿内联儿。戴凡舔得才启未舒服极了,那话儿在他口中愈发的坚硬、粗壮,唾液顺着阴囊流进他的股缝间,肛口都濡湿成一片。他不自觉地就想起了文盛舔舐他那里的感觉,那会儿他当真被他弄得神魂颠倒。他粗硬的手指在里面抽插翻搅,害得他通体战栗,***胀痛。从打他有性行为开始,他还没有一次那么亢奋过。
  戴凡被才启未捉住肩膀,他硬挺的阳具在他口中抽插,深得顶上他的喉头,害他被津液呛得喘不上气来。他不得不伸手去推他,忍不住的咳嗽让他的脸颊又热又红。太粗野了,这样的进攻。
  “抱歉。”
  才启未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刚忙将戴凡拉了起来,轻抚他的背脊,平复他不畅的呼吸。
  “没事。”戴凡好一会儿才调整过呼吸的节奏,他脸颊绯红,眉眼低垂,羞涩而顺从,真真惹人怜惜。
  才启未轻吻他颤抖的嘴唇,揉搓他柔软的细腰,唇舌的追逐间,他听到戴凡轻声说,抱我去床上吧。
  “啊!”
  让戴凡没想到的是,才启未把他扛了起来。真是扛了起来。他拦腰把他扛在肩上,搞的他一下失重,血液全涌向大脑。
  “去我房间啦。”戴凡拍打着才启未结实的后背。
  他扛起他霸道而粗鲁,放下他却轻柔和缓。戴凡曲着腿,长袍卷了上去,他也没有整理的意思,就那么张着腿任男人压下来。
  才启未却并不按他的心思行事,他提起了戴凡纤细的脚踝,亲吻他的小腿。这条腿光洁极了,甚至找不到一根汗毛,白皙而纤细,比女人还要来的精致。他真的就像只瓷娃娃,光滑、细腻。然而,他却不冰,非但不冰冷,反倒透出灼烧的热度。
  戴凡被才启未擒着左脚踝把玩却也不愿甘当玩具。对象是才启未,他就可以放开不拘束。他不再去想他要怎般讨好这个男人,因为当他将他裹至腿间,他就已是他的裙下之臣。是他征服了他,他征服他是靠他的魅力。在床上,他要肆无忌惮,越放荡越没羞耻感越好;这就像在他身旁,他要越单纯越不经世事越好。对这个男人,他要软硬兼施。这道理很简单,既然才启未明知他就是任男人玩弄的性爱娃娃,他还有什么好装的?不如就发散荷尔蒙,将他迷得一个昏天黑地。而在平凡生活里,他才启未喜欢他安静乖巧,他就更顺应他的需求几分,柔弱、单薄、天真、无助,去激起他的保护欲啊。大男人都喜欢可人疼的弱美人儿。
  当戴凡冰凉的右脚贴上才启未火热的胸膛,就像给烧旺的火堆泼了一勺油,冷只是一下,接着油引火剧烈燃烧。他的脚丫在他的胸膛上游移,踩他紧绷绷的胸肌,揉他结实的腹肌,拧他凸出的乳首,碾他性感的腰窝,然后那只脚滑下来,似有若无地挑拨他的阳具。宽大的长袍下摆由于他一系列的动作都往上掀了过去,他白花花的大腿展露无遗,同时在才启未眼前晃的还有他性感的腰胯以及黑色内裤包裹下勃起阴茎的轮廓。这内裤样式极其简单,没有一丝多余的装饰,胜在轻薄与小巧。就像戴凡这个人,平素安静内敛,可上了床肮脏下流。他脏得他心痒难耐。这会儿他纤细修长的手摸向了耻骨下方,他看着他一点点的剥下那层薄薄布料,那玩意儿弹跳了出来,随之内裤被他卡在阴囊下,他灵巧的手指开始玩弄自己的阴茎,他夹着它撸动,他揉搓***延伸下来的沟壑,他绕着湿津津的铃口打转,要多浪荡有多浪荡,他还用视线撩拨他,他伸出软软的舌尖舔舐嘴唇……才启未从没遇上过这样的对手。那些与他有染的女人统统不会这个样子。她们绝不会这样露骨的诱惑男人,然而,男人实际上爱死了下贱坯子。
  才启未抓着戴凡的脚踝将他拉向自己,他把那条薄薄的内裤从他腿上褪下来,他大力地揉捏他的屁股,他的拇指探进他敞开的双腿间,摁压他柔软紧绷的肛口。
  戴凡伸手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摸出了润滑剂。他特意去买的,他猜这男人肯定没有这种东西。哎呀,原来他是他头一个睡的男人,这让他不免有些得意。这男人从自己身上找了前所未有的快乐,他怎能不得意?
  粘腻濡湿的液体顺着戴凡的阴茎淌下来,流过阴囊滑进股缝,它凉凉的,还有种桃子的甜味。才启未的手指绕着戴凡的肛口打转,时轻时重,偶尔滑过那道紧闭的缝隙,害戴凡忍不住呻吟出声,告诉他他有多舒服。他拉住他的手腕,引导他把手指插进来,让他感受他身体里的热度。
  那甬道紧窒而光滑,热而柔软,才启未的手指一插进去就被紧紧吸住,它有规律地蠕动着,像是在告诉他再来啊,再来。他真是一时三刻都忍不住了,他想干他,想干这又热又紧的洞穴。他的呼吸愈发沉重,他手上的动作愈发粗鲁,他俯身压住那副单薄的身躯,他疯狂地吻他,舔他的牙齿,咬他的嘴唇。
  戴凡被吻得呼吸紊乱,他的脚张得更开,让男人粗硬的手指长驱直入;他的指甲用力抓挠那厚实的背肌,带给男人战栗的疼痛;他的舌头在热烘烘的口腔里翻搅,掀起男人更汹涌的欲望波澜。
avatar
剑走偏锋

帖子数 : 1464
注册日期 : 10-03-2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